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两年赚了一个亿 

他青年时,背井离乡,靠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成为鞋类电商的第 4 名,而后,他回到老家重新开始,愣是把五常大米卖到了东北第一,他做这门新生意的方式却是格外不走寻常路:到源头包下农田种大米,改造流水线用易拉罐做包装,做过微商,也走到线下给白领提供定制午餐。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在五常大米一年一季收割后,把谷子放入当地的冷藏库,根据预估订单量每月磨一次米,在五常灌装好后运到上海、广州的仓库里,消费者下单后的两三天就可以收到货了。

沿用了微商思路,消费者每下一单可以返现20%,6个月的时间里积累了10万会员,销售额达1377万。

做了十几年鞋业生意后,姜丰改行了,开始捣鼓用互联网思维卖大米,但他做这门新生意的方式却是格外不走寻常路:源头包下农田种大米,改造流水线用易拉罐做包装,做过微商,也走到线下给白领提供定制午餐……

这看起来是非常重的模式,与互联网所倡导的“轻”背道而驰,但姜丰告诉《天下网商》记者,这实际上是非常好推进的模式,团队只有9个人,他们不但没亏钱,反而轻轻松松赚了钱,仅在最初的六个月,在线上一个渠道上,就卖出了1377万的销售额,利润空间在3成左右。

“今年能做5000万销售额。”姜丰显得十分自信。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他就是龙米的创始人,姜丰。

姜丰眼光的确很毒,五常大米在我国拥有着极高的口碑。

” 帝王粮食看五常,五常大米属民乐,” 黑龙江民乐乡,便是《舌尖上的中国》提到的稻米之乡,最上乘的品种 ” 稻花香 “,更是 ” 国宴 ” 的专供。

2014年,他新一轮创业的第一件事,是到这里包了一万多亩农田,开始种大米。

姜丰觉得大米市场隐藏着巨大的机会:这虽然是个大市场,但是并没有形成强势的品牌,前三名的中粮、益海嘉里、北大荒加起来所占的市场份额也只有4%,“没有品牌,没有巨头,也很少有人用互联网的思维做。”

在他看来,中国最好的大米在五常,因此,在选择产地这个环节丝毫没有犹豫。

但真的有必要自己租这么多地、如此深度的介入到源头吗?

这一方面是出于农业标准化的考虑,以往一家一户种植会存在很多随机性,结果是每一家的米都会有品质差异,但姜丰想让龙米的品质保持一定的稳定度。

正宗五常大米采用的都是“稻花香”这个特殊品种,团队拜访了它的研发者、被称为“东北袁隆平”的田永太,同时参照了当地几十年的种植经验,对种植方式进行了改进和统一:集中育苗,采用的都是稻花香2号的秧苗,同步插秧和收割。同时,一改为了增产而进行的密植,采用稀植的方式,“植株间拉开了距离,风一吹,四处都能照到阳光,这样的米更好吃。”另外,稻田还养了鸭子,可以除虫,也是为了控制农药使用率的考虑。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另一方面的原因更为关键,姜丰坦言,跟农民打交道的生意,要懂农民,“农民最容易信任你,但也最容易违约。”租地种植可以更好的掌控风险。

前车之鉴并不少,此前创造了10小时卖出9万斤大米的“一米一家”,以及帮助徐闻处理滞销菠萝的笨鲜生,虽然前端销售情况都不错,但都在后端的产品供应上“失控”。

龙米把其与农民关系的处理视为关键一环,在合作一开始,就支付了租地的费用,农民第一时间赚了钱,同时,双方还达成了农业合作社式的关系,把农民变成产业工人,农忙的时候雇佣他们回来插秧、收割,农闲的时候自由安排时间去城里打工。一举两得,农田真正有效得管理起来了,农民的收入也进一步提高。

这一方式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得以验证,龙米也加大了租地的规模,今年在五常已经租了三万亩农田,姜丰的目标是三年拿到十万亩。

吭哧种了一年的大米马上就要丰收,姜丰的心思不是马上落到销售上,而是在思考用什么包装。

这是因为五常大米的独特性,一方面是因为它在市场上虽然口碑度高,但是假货问题也很严重,另一方面则是从食品安全的维度考虑,什么样的包装最合适,当下普遍采用的塑料包装实际上有很大的塑化剂风险。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一次,在日本见到当地人用易拉罐装米做赈灾物资时,姜丰灵光一闪,决定就用易拉罐,他也成了将大米罐装用于商业用途的第一人。

易拉罐很好的解决了五常大米的以上难点,姜丰介绍说,易拉罐和利乐包是既安全又轻便的两种食品包材,鉴于利乐不适合装固体,就因此排除了,材料安全之外,龙米灌装时还会抽真空、充氮气,进一步保证大米的新鲜度;因为是密封的,在运输和流通环节也杜绝了掺假的可能。

佛山有很多灌装饮料的生产线,最初,身在广州的姜丰就近借了一条进行改造,使其适合进行固体灌装。后来,他把这种固体灌装易拉罐的方式申请了专利,在五常当地建了专门的灌装生产线。

姜丰还特别强调了一个观念:大米需要锁鲜。“现在食品行业里都在叫着给水果蔬菜锁鲜,但大家都忘了粮食同样需要保鲜。”他介绍说,虽然谷子可以存一年,但是米的抗氧化期只有一个月,“大家肉眼上看不出来大米不新鲜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此,龙米的做法是,在五常大米一年一季收割后,把谷子放入当地的冷藏库,根据预估订单量每月磨一次米,在五常灌装好后运到上海、广州的仓库里,消费者下单后的两三天就可以收到货了。

一罐米的净含量为什么是在310克左右?对此,姜丰也有着仔细的考量,在当今的快节奏下,一罐龙米可以对应350ml的小瓶矿泉水直接煮,完全可以满足一家三四口人的食量,“既方便,又保鲜。”

姜丰也在想着把易拉罐装米的做法推广开来,龙米的五常灌装厂也开放为其他谷物品牌做OEM灌装,“只有大家都做,成本更低,老百姓认知度更高。”姜丰说,如果三五年后,有50%的大米厂商这么做,他就成功了。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新思路卖米

每到工作日中午,广州CBD写字楼的一些会议室就开始热闹起来,它们一改平日的沉闷气氛,变身为“高级餐厅”。

陈婧中午下班后,来到楼下的一间会议室,等待她的是已经摆放好的午餐:一份摆盘精美的咖喱牛腩、一碗米饭、一碗汤,还有酸奶、饼干等小食。开会用的长条桌被拼接成西式聚餐的样子,其他几个白领打扮的人和她一样,按照名字找到座位,开始享用午餐,结束后还可以按自己的需求进行社交交流。

这就是龙米推出的“宴午”服务。白领们提前在微信公众号上预约,报名成功后,花费68元,就可以享受一顿豪华午餐。

第一。他签约了几万亩大米基地呀,除了自己餐饮使用以外还可以销售,你先在这里体验好不好吃,好吃再买,对于想买五常大米的人来说,是不是很爽,正宗,先体验后购买,所以大米这个是一个盈利点,重要的你觉得好吃上瘾了,会持续产生够买,这个直接带来永久的收益。

第二,他还卖智能电饭煲,五常大米要用我这种专门定制的电饭煲煮饭才好吃,你要不要买,其实这个只要合作贴牌就可以实现,简单的说是资源整合,不用自己生产,这个是第二个盈利点。

第三,我还卖智能米桶,智能米桶有什么好处呢?你家的米没有了,点击一下,米自动送到你家里爽吧。当然他们会有一个app连接消费者,这是利润三。

第四,他还卖智能杂粮桶,什么是智能杂粮桶呢,就是里面有很多杂粮的配单,直接点击一下,直接帮你配好杂粮是什么,花生玉米黄豆绿豆等等。

餐饮店其实只是用户体验的前端产品而已,后端不断的卖必需品给你,才是真正的盈利点。这家公司就是利用这种模式玩转五常大米的买卖,年赚上千万!

解决午饭刚需之外,这实则是一个重度体验的环节,不少食客吃过之后就会通过现场的指示牌下单,成为消费者。

宴午的模式已经在广州跑了几个月,姜丰觉得可行,接下来会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推广。

如此重线下体验的方式,龙米还在和广州当地的一家餐饮公司“太二酸菜鱼”进行合作尝试,它以成本价为餐厅提供大米,食客觉得米饭好吃,可以现场下单,龙米给餐厅提成,这也成为一个获客来源。

重视体验并非没有道理,在2015年正和岛年货评选中,龙米在100多个大米品牌的盲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一个最终入选的大米品牌。

不走传统渠道,而是直达消费者,这就是龙米互联网思维的一大体现。

在线上,最初,姜丰尝试的是微商模式,但很快就取消了分级设置,“我是做品牌的,就怕把我们当成传销。”但之后还沿用了微商思路,消费者每下一单可以返现20%,6个月的时间里积累了10万会员,销售额达1377万。

今年,姜丰计划开设淘宝渠道,同时,跟碧桂园、正和岛等企业合作也在进行中。

如今,中粮、益海嘉里、北大荒、葵花集团等都开始争夺五常大米资源,京东到家、本来生活等新入行的也都在抢地抢米。对此姜丰认为,国有品牌受制于体制和现有体量,很难做到精细化运营,而生鲜电商无法完成原产地地标性的农业生产,来保证供应链,加之恒大、SOHO、碧桂园等地产公司的介入,五常的地价也在疯涨,这一块市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进入。

在销售渠道上,龙米坚持网上销售,包括京东、淘宝、微信、碧桂园、工商银行等员工福利平台,减去中间环节。未来,龙米还会同餐厅进行合作,餐厅要按照龙米要求的标准买煮饭锅,把米当消费者的面打开,配水,消费者体验后在网上购买后,餐厅可以获得龙米的提成。

五常大米的市场价格,龙米为20元一斤(包邮),但这不是最贵的,市面上有些品牌的五常大米已卖到50元一斤或者更高。同时,龙米还在研发大米的溯源体系,使消费者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大米源头。并推出了基于微信端的SaaS平台,打造龙米+概念,在平台上销售各类地标性产品。但龙米选品的条件比较特殊,在满足符合国家的要求的同时,种植的土地、山,或者树必须跟他本人有关,可以是租赁、买卖、承包等,但不接受任何贸易商,从而保证产品品质。

之前他拿了一千多万去五常租了1万亩地,这属于先期投入,但收成后扣去租金、种子、化肥、农民劳力等成本,仍有不错的利润空间。姜丰强调说,只有五常大米敢这么做,“它在市场上根本不愁卖,最贵的五常大米市场价在100元/斤。”

当农民就不赚钱?他卖大米赚钱,两年赚了一个亿!

龙米一斤的定价是20元,算上20%的返现,以及包邮,价格可在14元左右,消费者可以用较低的价格买到五常核心产区的大米。

而新式包装也不意味着拉升成本,反而更低。姜丰介绍说,一个易拉罐的成本只有几毛钱,而很多食品的包装成本都占到了售价的15%左右。

“计算这方面成本实际上不单单是包装成本,还有物流成本,破损至少5%-10%。”但采用易拉罐包装后,外面套一个成本为3块钱的外箱,破损率非常低。

在物流方面,龙米要经过两次运输,一次是用卡车从五常运到上海或广州的仓库,姜丰举例说,运到广州一车需要两万多块钱,装40吨到50吨,一盒平均下来只要三四毛钱;而在广东省内的仓储物流加起来为一箱八块,放到整体收入里面,还是赚钱的。

即使是线下体验的落地,姜丰也尝试用低成本的方式去做,与太二酸菜鱼的合作以及宴午都是一种共享经济的思路,以宴午为例,找本就接受外卖业务的五星级酒店加工成品,找做前台的员工利用中午时间煮饭、布置会场,找希望品牌露出的合作方提供优质小食,诸如此类的投入都不高,每个城市的难点在于要找拓展能力强的领头人。

通过上次创业,姜丰也总结了一点经验:要重视资本的作用,并不仅仅只看钱。此前他创办的封面网在三年时间内做到国内鞋类垂直电商的第4名,其他3位是百丽投资10亿的优购网,腾讯投资6000万美金的好乐买,雷军领衔投资的乐淘网,只有他是没有接受过投资的。“那时候我自己有钱,一个知名机构的投资人追着我投,都被我拒绝了。”

这一次他接受了来自探针基金的天使投资,目前也正在进行A轮融资,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把龙米的模式更快更广的推进。

探针基金合伙人李侃在龙米创立初期就投入了500万天使投资,他认识姜丰多年,“这人靠谱,思维敏捷,互联网经验丰富,执行力强”,待到项目真正运作后,他更加看好这个模式,认为从五常租地开始,这个项目就有了正确的方向,,“龙米把好东西直接送达用户舌尖,符合品位生活和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同时,又是个盈利性很好的非烧钱项目,于是他又追加了500万。

但他坦言,龙米目前的团队还亟需加强,“现在的团队配置做3-5亿也许没问题,但是做到10亿乃至20、30亿,还要下功夫。”李侃称,自己押注的是一个独角兽。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205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7230428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