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创业!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创业!

农村种植三七创业

三七的药用,既能制止体内外的出血(止血),又能促进血行,让血液流快(活血,化瘀血),同时消肿定痛。名贵中药材,《本草纲目拾遗》载,“人参补气第一,三七补血第一。

对三七药性地阐述,还有主归肝、胃、大肠经。此处归某某经,是指某药对应某些脏腑经络,具有特殊的亲和力,并对这些部分起着主要的治疗力。其实三七能保肝护脏,能加强免疫力,还能抗疲劳缓衰老,甚至近些年对三七抗癌也成为研究热点。三七如神龙一样,不断变化出令人惊叹的神奇。”过去几百年,三七种植一直在广西、云南。四川省农业厅专家证实,在此之前,四川丘陵地带还没有成功种植三七(成规模、具备药用价值)的记录。

正因为三七有很多药用价值以及功效.中科院博士邓德山看到了三七的前景。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

今年8月,50岁的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邓德山终于卖出了他的第一批三七,几十公斤很快脱销。包括四川大英、蓬溪、阆中、绵竹在内的10个基地,邓德山还种植了500多亩三七,这是四川目前仅有的三七产地。

5年前,邓德山卖掉昆明的四套房产,回到遂宁大英的老家种三七,他要把自己的科研论证付诸实践,很多朋友觉得不可思议,“那是绝无可能的”,包括老家的村民,都以为他种的2亩试验田,就是“告老还乡”搞的“耍玩意”。

目前,川内多地都在积极接洽邓德山,一家药材上市公司已经跟踪这个项目三年了。三七市场巨大,光种植环节的年产值就超过200亿元,在邓德山看来,四川作为三七的新产区,必将带来产业变局。

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创业!

博士创业,卖掉4套房回乡种三七

 邓德山出生在青海,父母是支边老干部,退休后回到遂宁大英的老家居住,邓德山也跟着父母在大英住了多年,“现在父母也葬在这里”。

邓德山博士攻读名贵中药材,博士后又专攻三七,随后在云南知名药企做药材技术总监,多年过来,他一直在与三七打交道,并在三七种植上不断有技术突破,他一直在想,离开云南,三七是不是也能种植,他做了相应的科研论证。

2011年底的时候,邓德山开始筹划回乡做自己的试验了,他并没有想过要再回昆明工作。离职前,这位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还是云南知名药企的技术高管,有着众人羡慕的高薪工作和不菲福利。 46岁的中年男子怀揣着卖房的200万元,准备老家种植三七。谈起当年这个决定,邓德山觉得顺理成章:既想回老家生活了,又舍不得丢开十余年来一直用心钻研的中草药三七,干脆就回老家种三七吧。  将妻子送上火车后,曾因车祸产生心理阴影的邓德山,选择了从昆明骑自行车回大英县。骑行二十多天后,当他站在大英县城前时,外地生活几十年,邓德山已经习惯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偶尔冒出一句别扭的四川话,他自己就先被逗得哈哈大笑。实验失败的中途,曾经工作的单位三顾茅庐地邀请他回去,甚至连公司老总也出动了,邓德山却始终没有动摇。他相信自己能成功。他业内的朋友并不看好这个项目,认为必将以失败收场,他去游说企业投资,那些曾经熟络的企业也没有一家出手。老家周围村民也以为他是“告老还乡”“搞的耍玩意”。事实上,邓德山自己心里也没底,科研论证只是理论上可行,三七本来就娇贵,而在四川种植,气候、海拔、土壤、水质,包括病虫害等都与云南完全不同。直到现在,邓德山依然觉得,早知道这么艰难,他就不会搞这个项目了.我肯定不灰溜溜地回去。”皮肤偏黑,一身普通加绒运动装,戴了顶泛白的帽子,因常年科研习惯,走路微微驼着背,从远处看,就是一个毫不打眼的普通农村老头。邓德山最初在实验田里忙碌时,不少乡亲都以为他是“外面混不走了,回来种地的。”所以最初准备寻找2亩试验田时,他在当地碰了不少壁。直到后来磨着老家大英县蓬莱镇七桥村的堂哥挪出2亩地,邓德山才结束了七月大太阳下暴晒寻地的苦事。而卖房的200万并没有坚持多久。第一年种的苗圃一棵都没有存活,

2亩试验田里直接播种的三七他每天经管,关注所有生长记录和环境参数,最后艰难存活下来,2013年,他又在七桥村租地5亩,增加样本,继续研究试验参数。从云南到大英,土壤、温度、湿度、病虫害、水肥……每一处都需要邓德山去不断地实验。最热的6月份,连当地农民工都不愿赚这份辛苦钱,穿着水靴在三七大棚里汗流如下浇水的邓德山,闷得快要中暑了;看着被吹平了三次的大棚,一向认为自己“性格洒脱”的邓德山都有了哭的冲动。

到2015年的时候,邓德山在四川种植的三七技术逐渐成熟,2016年,很多获悉这个项目的人开始投资与他一起种三七了,并从大英,逐渐扩展到了阆中、蓬溪、绵竹多地,总共10个种植基地,面积超过了500亩。

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创业!

三七北移,四川丘陵地带首次种植成功

三七从下种到成熟,需要三年。

2016年夏天,邓德山终于挖了几十公斤的三七,这是他在七桥村的试验田里种出来的,今年8月份,他晒干开售,1000元到1500元一公斤,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前不久,邓德山看到网上还有人在兜售三七,标注产地四川,他有些生气,自己才刚刚开始种,就有人“砸牌子”了。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现在四川种的三七,只有我这里有,其他地方是不可能有的。”

成都中医药大学医学技术学院副院长国锦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根据检测结果,四川中东部地区种植的三七是符合药用价值的。国锦琳介绍,三七最早发现于广西,在清代及近代扩散到云南,目前云南三七种植规模很大,超过60万亩,产值超过200亿元,超过了四川所有中药材的产值。四川攀枝花地区有过少量种植,但后来也没有持续,在此之前,四川丘陵地带还没有发现可以种三七。

成都商报记者从四川省农业厅也得到证实,四川丘陵地带此前没有成规模种植三七成功的记录,相关业务专家李涛介绍,更重要的是种出的三七,有符合要求的药用价值。

邓德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云南三七种植主要集中在海拔1500米到2000米之间,北回归线附近。甚至在云南某大型三七种植基地的官网上,其介绍的生长条件更为苛刻,“三七分布范围仅局限于中国西南海拔1500米~1800米”。

邓德山不仅把三七种植下移到了海拔200米~600米的浅丘陵地带,还北移了数百公里至四川中东部地区。邓德山介绍,他在四川种植的三七,时间卡得很准,11月20日点种,3月1日出苗,5月20日叶子展开,6月20日长花,12月10日倒苗,倒苗的时间与云南差不多,但之前每个环节的时间,都比云南要早。

邓德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些种植上的参数,都是不断试验得出的结果。

卖掉4套房回乡创业,在四川丘陵种出三七创业!

规模发展,最快还要3~5年才能成规模

四川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中药材专家田孟良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三七种植具有连作障碍,只有游耕种植,连作的话会产量很低,病虫害严重,三七在云南文山种植规模很大,但随着种植时限的延长,土地就越来越稀缺。他对邓德山的项目也有所了解,“目前四川成规模种植三七的确实只有遂宁大英这边,从生物学上讲,他的三七种植是成功的”。

邓德山介绍,目前四川三七种植成本在2.5万元每亩,产量在200公斤每亩,其成本比在云南低很多,一是因为四川浅丘陵地带的机械化作业更方便,二是土地成本会低很多,包括租赁价格和土地整理。

2016年,31岁的江平被母亲急召回大英,要他向邓德山博士学习三七种植技术。江平最初并不愿意,建筑行业熟工的他每年能赚十余万元。被迫当小徒弟两个月后,江平改变了想法:“我觉得这个以后肯定有‘钱途’,”他喜欢将邓德山称为“邓老师”,觉得更亲近。2017年,已经可以出师的江平和伙伴们在大英隆盛镇承包了20亩的土地,专门种植三七。

邓德山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技术。用他的原话:“谁都可以来学。”当前四川境内的10多个基地,他持有的股份其实很少,更多的是免费帮助基地进行三七栽植技术指导。这个骨子里有着“心怀天下”情怀的科研家,最初的梦想,就是把三七在四川境内推广开来,让它成为四川一年有200个亿的大产业。

荒芜的土地重新利用起来,农村剩余劳动力重新使用起来,三七正逐渐成为家乡的刮金板。“一亩地至少有10万元的产值。”尽管这个数据还只是种植上的参数,邓德山却颇有信心。

65岁的袁素华已经尝到了这个“甜头”。以前,65岁的袁素华每年只能靠养猪的一些收入。今年,她不仅将家里荒芜的土地出租给了三七基地,自己还进了基地打工。每天工作8个小时,工资5天一结,每个月1200元准时到手。拿到钱时,袁素华就给在绵阳工作的儿子打了报喜电话,让儿子“以后不要担心家里,妈也可以赚钱了”。

也有资本嗅到了这个项目,一家川内的药材上市公司,2014年开始跟踪关注,“一开始派技术员来看,后来是企业主管,再到企业老总来”,邓德山说,这家企业越来越重视他的项目,正积极洽谈规模化种植的合作。

目前,阆中、蓬溪、绵竹,也分别有邓德山的基地,加起来总共超过500亩。当地政府主管部门也非常重视,都想把这个项目落地生根,做成规模。大英县甚至已经做好了“三到五年规划”,要把三七做成全县支柱产业,10年内将大英建成中国西部“三七”产业基地。大英县农办主任李小龙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邓德山的三七项目,大英县正在积极统筹,做好基础设施建设。

国锦琳介绍,一旦四川这边产业规模发展起来,必然会对云南三七的产业布局和市场行情带来影响,但短期内这种影响还无法显现出来,“也许三到五年,也许五到十年,四川的三七产业可能成规模。”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32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7230428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