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业手艺人:年入百万,专注为顾客“洗脸”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创业前沿

揭秘美业手艺人:年入百万,专注为顾客“洗脸”

第一次为顾客做烫染时,李成操作手法不太好,被发型师说了两句。他有些委屈,躲到角落里,偷偷抹了半天眼泪。他是安徽六安人,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发型师察觉了,走过来安慰他:“不要急,慢慢来,一开始都是这样。”

揭秘美业手艺人:年入百万,专注为顾客“洗脸”

01,“每周工作超70小时,但还希望更忙一点”美发三小时,台下三年功

2019年春,从江苏徐州丰县中等专业技术学校毕业,17岁的李成加入了苏州一家名叫“红馆•发喆院”的连锁美发机构。作为刚入行的“小白”,他最初的职级是“助理”,主要是帮助发型师接待顾客、洗头发、打扫卫生。到“实习”这一级,他可以做些技术活了,比如为顾客做烫染。再往后,就是“C级”、“B级”、“A级”。到发型师一级,才算到达技术的最高级别。级别不同,底薪不同,业务提成也不同。

经过半年的努力,他做到了“C级”,这样的晋升速度,算是中等水平。李成所在的店铺位于苏州工业园区。顾客以上班族为主,工作日成了李成和同事们最忙的时候。他每天从上午10点工作到晚上9点多,每周可以轮休一天。最忙的时候,每天要为6到7位顾客做烫染。

但他还是希望更忙一些,一方面收入更多,另一方面对技能提升有好处。“没有顾客,闲的时候只能拿头模练习。全部实操的话,各种情况都要自己判断,就会形成很多经验积累。” 未满18岁的李成,拥有超越年龄的成熟度。他知道,只有努力奋斗,才能在苏州这个新一线城市扎下根来。

美发是实操性很强的行业,经验积累至关重要。但李成还是认为,学校的学习对现在的工作帮助很大。学校会教理论基础及美发基本功,如“卷杠子、刷发片、洗头”。直接加入美发机构,就不太可能有理论培训的机会,而“洗头时的按摩步骤、染色的调配、发质的判断、做护理需要等待的时间”等都可以通过在学校的学习掌握。

踏上社会后,李成起初对未来比较迷惘,现在他有了明确的职业规划:两年内至少升到“A级”,第三年争取成为发型师。他已经开始学一些基本的造型技能,如拉直、吹风造型、吹卷等。

“美发这一行,其实就是不断地打怪升级”,来自湖北鄂州的涂海涛也有类似经历。毕业于师范学校体育专业的他,第一份工作是体育老师。因为没有编制,他在2005年辞职,独自去武汉学习美发。刚入行,他从最基层的洗头工做起,每天工作13-14个小时,一个月只有2到3天休息时间,基础工资只有400元。

涂海涛所在的店铺没有A、B、C级的划分,但也有相似的等级制度。从洗头工到资深发型师,需要经历初级烫染师、高级烫染师、实习发型师和初级发型师等职级。

往上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层层考核。“当时店里共有9名洗头工,却只有2个晋级初级烫染师的名额,”涂海涛告诉我们,为了晋级,他每天至少比别人多练习一个小时,别人都下班回家了,他还在店里练习。靠着超越常人的付出,涂海涛在不到2年时间完成了从洗头工到资深发型师的飞跃,这一过程通常需要3到4年。

正所谓“美发三小时,台下三年功。”只有经过了这个过程,这群美发人才算达到了这门手艺的及格线,可以真正站到台前,为顾客提供完整的服务。

晚上8点,深圳的一家头发养护店铺中还有人在排队等待,马锦琼是在为顾客服务的间隙请假出来接受采访的。店里实行两班倒制,一班人上午10点上班,晚上8点半下班,另一班人上午11点半上班,晚上10点下班。

自2014年加入“丝域养发”这个头发护理连锁品牌以来,这个陕西安康女孩经过5年时间的努力,已成为一家连锁店铺的助理店长。她所在的门店,包括店长在内共有14名护理师,年营业额在600万元以上,算是比较大的店了。

头皮深层清洁、养发洗护是“丝域养发”的主营服务。在“丝域养发”,从学徒到初级护理师需要3个月,从初级护理师到中级护理师也需要3个月,从中级护理师到高级护理师需要半年。最开始,马锦琼要学习皮肤护理和毛发结构等理论知识,接着要学习店务管理和客户沟通。做到助理店长以后,除了服务顾客,她还要担任新员工和储备人员的导师。

因为顾客到店时间和造型、护理需求的不同,大多美发人的吃饭时间都很不固定。到了饭点,如果还在服务,他们最先想到的是为顾客买吃的填饱肚子,却忘了自己还没有吃饭。“我们的顾客素质相对较高,店里工作氛围也不错,也许是习惯了,算不上太累。”马锦琼说。

进入“丝域养发”之前,她还做过化妆品销售,是先入行的妹妹告诉她,这一行大有可为。“只要肯付出,不断学习,即便切换职业方向,也能迅速取得成绩。”马锦琼笑了,弯弯的眼睛里透着笃定的光。

揭秘美业手艺人:年入百万,专注为顾客“洗脸”

02,00后防脱发,广场舞阿姨爱“洗脸”每个人都有对美的执念

由于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顾客打交道,“顾客”成了马锦琼和同伴们聊的最多的话题。

“有个86年出生的女生,衣着时尚,举止得体,但她脱发严重,顶部的头发已经很稀疏了。那一阵子,她每周来店里做两次头皮头发护理,每次都是男朋友陪着过来。后来她来得少了,估计是脱发情况慢慢好转了吧。”

说起服务过的顾客,马锦琼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与一般追求美发效果的顾客不同,她的顾客或多或少对头发有某种担忧。“以前60后、70后才会关心脱发问题,现在85后、90后已是主流消费者,甚至00后都开始来我们店了。”入行5年,马锦琼发现,防脱发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刚需”。

“最大的00后19岁,高中都已毕业了。对一个女生来说,她的一生中可能会经历好几次严重脱发,高中一次,生孩子一次,更年期一次。为什么高中是第一次严重脱发期?因为学业压力特别大。” 马锦琼解释。

除了女性顾客,很多职场男士也会来店里消费。韩国成均馆大学医学院一项针对男性脱发的研究显示,相比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2小时可能导致谢顶的发生率翻倍。根本原因在于,工作时间过长形成的精神压力,改变人体激素水平,可能导致毛囊受损,进而加速脱发。

在深圳这座科技之城,到处都是IT技术人员、研发工程师、企业高管。“他们的工作压力很大,头发大把脱落,发际线不断后退,很大程度上也是头皮的问题。”马锦琼说。

事实证明,男性不仅有防脱的需求,也有“洗脸”的需求。“来我们门店‘洗脸’的顾客中,男性占比达到20%,而且比例还在不断上升。”徐青说。

正是因为客群的变化和需求的个性化,这个有着30年从业经验的资深美业人开始从零起步,进行自我革新。2018年,她参与创立“颜居屋”品牌,担任执行总裁。这是一个专注“洗脸”的轻美容项目。消费者进店以后,在舒适的环境中,借助现代化的仪器,只需30分钟就可以让脸部皮肤变得洁净通透。至今,“颜居屋”已经开出20家连锁门店。门店主要开在写字楼及公寓楼区域,消费者以25到40岁的职业人群为主。

每个人都有对于美的执念,爱美是不分性别、年龄的。让徐青印象最深的顾客是唐山门店一位办年卡的老阿姨。老阿姨平时热衷广场舞,也爱到店里洗脸和做护理。过去8个月,她光顾门店180多次,现在已是整个广场舞队伍的领舞了。

“过去女性对美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来自广告,广告里说哪个品牌的化妆品好,她们就会追逐哪个品牌。而新一代女性,充满个性,有自主判断力,她们更关注品牌能为自己做什么。”徐青说。

揭秘美业手艺人:年入百万,专注为顾客“洗脸”

03,这是美业和美业人的黄金时代从化妆品到新美业

上世纪90年代初,徐青就进入了化妆品行业。她所在的公司代理了不少国外化妆品,如法国的口红,韩国的护肤品。当时,化妆品市场还处在快速发展期,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状态。2000年,在公司支持下,她参与创立自有品牌“芬奈儿”,主营美容护肤品。取名“芬奈儿”,因为她也希望像自己的偶像可可•香奈儿一样,创立一个著名的化妆品品牌。

那是民族化妆品的黄金时代,小护士、羽西、丁家宜等品牌的影响力,几乎可以与欧莱雅、雅诗兰黛、兰蔻等洋品牌比肩。“芬奈儿”也顺势而起,在北京60多家商场设立专柜,积累了大量顾客。

但跨国公司很快改变策略,凭借雄厚的资本,不断收购民族化妆品品牌。之后,这些民族品牌要么被雪藏,要么被弃用。在很短的时间里,本土竞争对手被一扫而空。与此同时,洋品牌的广告占据电视节目的最好时段、时尚杂志的最佳版面、商业街和机场的最佳广告位。百货公司和商场把最好的专柜或店面位置留给洋品牌,民族品牌节节败退,直到退入超市的自选货架,陷入残酷的价格战之中。

说起那段历史,徐青依然难掩心中的不平。好在“芬奈儿”在销售产品的同时,还在北京的商场设立了几个服务点,为购买产品的顾客免费提供服务,如化妆、皮肤保养等,这就是后来SPA会所的雏形。2004年,第一家“芬奈儿”SPA会所成立,开始连锁门店经营之路。

再往后,互联网的大潮来了。传统的美业在新技术的不断冲击下,也开启了变革之路。在意识到新的机遇后,徐青转型创立的“颜居屋”一开始就走了一条“美业+互联网”的新路。其海淀区的一家门店在大众点评APP上线一个月,就在全区600多家美容店铺中取得热门排行榜第一和评论榜第一的成绩。之后,该店每月通过大众点评APP的线上引流人数都在100人以上。

线下美容机构大多不愿意对外分享数据和经营秘诀,但徐青认为,开放是互联网时代的基本特征。借助美团点评丽人的“美团芯”数字化解决方案,“颜居屋”还实现了数字化的会员管理和门店经营。“美团芯”上线后,“颜居屋”的新美业门店一个月内复购率提升高达78%。

专注转型升级之余,徐青也鼓励团队成员作为美团点评丽人美业学院的讲师录制线上系列课程,参与沙龙分享。她不担心别人模仿,只有更多的人投身其中,“洗好一张脸”的理念才能被更多的人所知。其团队成员陈奕诺在美业学院上录制的系列课程“10天5星店铺”获得了近25万次点击,成为美业学院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也是因为有这样一群爱美、爱分享的美业人,美团点评丽人美业学院才真正成为了美业人开放、共享交流的平台。自2017年6月创立以来,这个国内首家互联网+美业学习培训平台已积累了超过1500节课程,涉及美容、美甲、美发等11个细分品类。

现在,每周三,李成所在门店的店长都会召集所有同事进行业务培训,培训内容来自美业学院上的免费视频教程。9点下班以后,他自己也会在手机上学习这些课程。

“互联网提供了更多可能,也孕育了更多机会”,李成对此深有感触。正是通过美业学院2018年发起的公益计划,他才得以进入“红馆•发喆院”实习,为期3个月的店铺内训让他快速完成了从学生到从业者的转变,顺利开启人生美业梦。目前,这个公益计划已经在8个城市落地,走进了5所职业技术学校,共880名学生和232名美业青年参与其中。

作为互联网+的受益者,李成也更加注重把这个数字化的工具灵活的运用在工作中。他知道,在美团、大众点评等APP上获得展示机会,可以塑造个人品牌,带来很大的客流量。这改变了以往手艺人“藏在深闺无人知”的状况,让更多的美业人被人们所看到和了解。

“很多顾客看到你擅长某种修剪方法与发型,或者根据网友点评,就会直接找过来”。这是他努力的方向之一,李成所在的门店,目前只有4位发型师被展示出来,他希望自己是第5位。

随着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的深入,美业也真正迎来了属于国人的“黄金时代”。在这个万亿市场中,参与者以民营企业为主。无数中国美业人白手起家、继往开来,在市场经济的变化中顺应变革,引领着“东方美”的潮流,将行业发展不断推向新的顶峰。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投身美业,给这个传统的行业注入更多新鲜的血液和力量,让新美业的梦想照进现实。

从化妆品到SPA会所再到新美业时代,徐青目睹了近30年来中国美业的不断变化,这让她非常感慨,又无比振奋。美的形式在变,需求在变,但人们对于美的追求,却始终一如既往。

“让一群人变美,本身就是一件很美的事”。徐青笑道。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35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7230428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