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桂坊之父”盛智文身价超过十亿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创业项目

“兰桂坊之父”盛智文身价超过十亿

“兰桂坊之父”盛智文身价超过十亿

1969年,只有19岁的加拿大犹太人盛智文,只身来到陌生的香港。

  严格来说,他是一个孤儿,两岁时父亲去世,妈妈带着他从德国远渡重洋到加拿大讨生活,盛智文高中毕业就出来混饭吃。但是,这个犹太孤儿很幸运地进了一个成长行业——亚洲的纺织业,打工不过两年,盛智文就捞到他的第一桶金,高达一百万加拿大币,他嗅到了亚洲的机会,自己搭了飞机到人生地不熟的香港,之后,就回不去了。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如今的盛智文已是名利双收。当初的一百万加币已经滚出超过十亿美元身家,他被称为“兰桂坊之父”,拥有香港兰桂坊近二十间餐厅与酒吧;他也是香港海洋公园董事长,连续六年打败香港迪斯尼;他在泰国普吉岛拥有安达拉顶级度假村、外加两艘豪华游艇,被称为“普吉岛第三大富豪”;他在上海开了迷你兰桂坊,在成都沿河十九栋商场打造成都兰桂坊,在广州承包全中国最大的地下商场花汇城。

2008年,盛智文放弃加拿大国籍,拿到香港特区护照与中国回乡证,成为彻底认同中国的鬼佬,他被封为“香港太平绅士”,还获颁大紫荆勋章与金紫荆星章。

2011年12月,盛智文向香港记者透露,兰桂坊控股公司准备在香港股票挂牌上市,初期预计筹资七至八亿美元,目的是要将“兰桂坊”打造成世界级的娱乐商业品牌,还要在大陆主要城市复制兰桂坊的成功经验,这位已过花甲之年的光头鬼佬,要再拚二十年,成为中国商场上举足轻重的企业家!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挖到中国纺织业金矿

一开始,盛智文是挖到中国纺织制造业的金矿,从十七岁在加拿大打工,他就完全体会到中国成衣厂低成本、劳工勤奋、质量不断提升的优势,他计算,光是在加拿大,以他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拚个两年就可以分到一百万加币的巨额利润,如果他直捣黄龙到中国,利润将无法想象。

他没有来过中国,也只有两年短暂的生意经验,但是他自己搭了飞机跑到香港,而且没多久,就直接进入毛泽东的故乡湖南省,开始他的纺织生意。

他说,1979年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连广东都还充满了浓浓的老革命味道,不过他从一批一批的订单中,感受到中国劳工寻求突破的强烈意愿。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才二十出头的他,什么也不怕,就在湖南设办公室,从中国内陆城市找成衣厂下单专攻中高档时装,出口到北美与欧洲(当时称此种买办公司为Sourcing)。货物从长沙搭火车到香港,中间要停十个站,他自己坐飞机,广州到长沙一个礼拜才三班,有时搭不到飞机,得大排长龙挤火车,车程长达十六个小时,盛智文却被窗外的风光迷住:“到处都在建设、人人充满动力、都在发愤图强,我当时就爱上中国了。”

做纺织生意需要配额,盛智文也曾经在台湾、韩国、菲律宾设过公司,上世纪80年代台湾的纺织业成本已经逐渐上扬,而大陆低廉的成本让台湾纺织品配额有很好的市场价格,盛智文的纺织品贸易公司COLBY在台港两地是业内极为知名的大公司,后来到2000年,盛智文将COLBY卖给香港上市大贸易商利丰,一口气套现二十亿港币,以当年的币值换算,将近一百亿新台币!

说起利丰,读者们应该记得去年全亚洲最奢华的一场婚礼,女主角是台湾歌手李玟,而新郎正是利丰的总裁乐裕民,婚礼花费号称高达二千万美元(约六亿新台币)。乐裕民与盛智文都是犹太人,年纪大的盛智文先来香港,算是师兄,两人拍档在香港闯天下,如今都是身家超过十亿美元以上的超级富豪。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打造亚洲夜店第一街

1980年,盛智文在靠近香港中环云咸街与德己立街之间,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巷子里,开了他的第一家餐厅。初期还兼卖成衣,这条称为“兰桂坊”的巷子,又短、又陡、狭窄,而且呈L形,在西方人眼中并不具备好的开店条件,盛智文一开始只是因为自己的需要。三十年前到香港的外国人只能在大饭店的餐厅打混,他觉得如果有一个西方式的酒吧,可以不必穿西装打领带,而且可以像在纽约、蒙特娄那样喝酒鬼扯,对自己的纺织生意应该会有帮助。因此他就跨足餐饮,在那里开了一家名为“加里福尼亚”的酒吧餐馆。

一如盛智文的纺织生意,兰桂坊成为西方商人与观光客的必访地,盛智文也以惊人的手笔不断搜购兰桂坊巷子内的公寓,以他自己在纺织业赚的利润,投入开发这个不像商场的商场,三十年下来,兰桂坊已经有高达八十家的餐厅、酒吧与夜店,盛智文自己就拥有将近二十家,而影视巨星、社会名流不断在兰桂坊制造新闻,更让兰桂坊成为媒体不断报导的焦点,一手打造兰桂坊传奇的盛智文,则被冠上“兰桂坊之父”的头衔,成了经常登上媒体的名人。

现在,兰桂坊几乎成为所有到香港观光客的必游景点,每逢周末假期都挤得无立锥之地,大家在那里彻夜狂欢,尽情解放。盛智文则延续他拚命三郎的生意哲学,在2011年将他买下的大楼全部重新改造,兰桂坊两年后将以全新面貌与全世界的名流及观光客见面,确保兰桂坊作为“亚洲夜店第一街”的宝座。

有趣的是,每天让几万人醉不归营的盛智文,自己却滴酒不沾,还有,搞了四十年成衣的他,除了在少数正式场合,从来不穿袜子。开夜店却不喝酒,卖成衣却不穿袜子,令人莞尔。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让海洋公园起死回生

2003年,盛智文接到当时香港特首董建华电话,香港政府巨资打造迪斯尼乐园,但是已经有三十年历史的海洋公园则显得老态龙钟,董建华希望盛智文替香港政府评估,海洋公园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要如何起死回生,或者干脆关门歇业。

已经在香港商场打拼超过三十年的盛智文,早就体会出“刘备三顾茅庐”的个中三昧,他让董建华打了五次电话,才同意接下海洋公园董事长的职位,而且言明自己一毛薪水都不领,纯粹为海洋公园打工,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从香港政府得到高达五十五亿港币的贷款,作为重建海洋公园的基金。

接掌海洋公园六年,盛智文每年都打败迪斯尼乐园,被媒体称为“Mouse Killer”(米老鼠杀手)。他不仅找来专业的国际团队,不断更新海洋公园的设施,游乐设备从35项倍增到70项,而且自己亲上第一线,“水母馆”开幕时,他打扮成水母开记者会宣传;中国鬼节的时候,他穿上殭尸装画着红红的两颊,上电视扮鬼;2007年香港回归十年,他更套上猫熊装,还像小丑那样把鼻头画黑,逗趣的画面不仅轰动香港,连北京中南海的官员都赞不绝口。

兰桂坊之父
兰桂坊之父

如今,盛智文绝对是华人商界不可忽视的企业大亨。这几年他积极进入中国市场,对中国各城市到处仿冒他的兰桂坊不以为意,他先是在上海弄了个小兰桂坊,两年前标下广州地标电视塔、珠江新城超大型地下商场的招商,结果被当地的政府企业以具争议的手法瓜分,广州媒体替他喊冤,说兰桂坊招商被“分包、本土化”,但是这个光头鬼佬却摆出不以为意的姿态,说这只是“小的调整,大格局不会变化”。

看来,盛智文已经彻底“本土化”了,他知道如何从政府手中拿到案子,也深谙有饼大家分的中国潜规则,他安排兰桂坊控股公司上市的目的,除了推广兰桂坊成为中国商场知名品牌,也让他在大陆的新案子如虎添翼。这位加拿大鬼佬,真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66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