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二十几年来的“掘金”旅程。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回望二十几年来的“掘金”旅程。

我的“掘金”旅程

“2014.1.16”注定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值得记忆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我领到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资,领到了我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工资(虽然我未正式离校),领到了新一个里程的第一份工资。虽然它没有一个月,虽然它不是很多,也不是最多的一次(与以往其他渠道得来的相比),但它见证了我从此开始不用再伸手向父母索要,见证了我从此开始可以“独立生存”;虽然现在可以饿不死,但它绝不是我的奋斗目标,它离我的人生第一桶金还很远很远,离我的目前奋斗目标——基于现实的“为所欲为”还更远更远;唯有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跋涉。回望二十几年来的“掘金”旅程。

“掘金”旅程
“掘金”旅程

在我的印象中我第一次赚钱是和邻居好友少杰一起,跟在收废品阿姨后面捡破烂换来的三毛钱。那时候很小还没有赚钱这个概念,只知道那些瓶瓶罐罐可以换钱,便一直捡给阿姨,阿姨隔一段时间就会各给我们一毛钱,直到阿姨出了我们的村庄。后来稍微大点,大概是上小学一年级左右,那是和同村的阿敏鬼、阿猪几个去捡破烂卖,那时我们除了自己村子里捡还会到其他村去捡,最远的到过云庄去,和我们隔了两个村。那段时间我们捡了足足有好几麻袋的废品,不过卖的时候我不在场,最后分钱时我分了六块多,那时候拿着那些钱真的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也花了许久。再后来我们就会去搬砖头,每当村子里有盖房子没用完的砖头,他们就会找些人搬到楼顶去,一个一分钱,每次我们都会搬一两百个,在我的记忆中我搬过阿建平家的、和林家的还有秋洪家的。大概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就和同村的伙伴油明、红鸡公、夜壶几个抓“山头蟑螂”,不知道它叫什么,只知道我们方言是那么叫的,它跟蟑螂差不多大,只是不像蟑螂那样有翅膀,生活在石缝中,可以做药材的,很值钱,一斤都是上百块的,那时候的一百块对我来说就是犹如万元户的概念。每到暑假周末我们就会拿着一支之前做好的钩子和一个瓶子,漫山遍野以及一些老墙的石缝中去抓他们,想想那时候胆子还真大,时不时的就会遇到蜈蚣和蚂蚁穴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兽兽,但那丝毫没有阻碍我们继续前进;运气好的的话就会大获丰收足足有两个矿泉水瓶回来,回家后拿开水烫死,再拿到到楼顶去晒干,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专门的人来收。记的我最多一次卖了三十几块钱,高兴的半死,因为真的很少有过那么多的钱。还有就是和油明一起卖铜线,每当想起这事的时候都会感觉自己当时特可爱,那时候铜一斤十块钱,而且铜本身就比较重(密度大),一般很容易就会弄到到一两斤,所以它一度诱发我们去寻觅铜线。可笑的是每当弄回来的铜线都会卷成一团然后再用石头使劲的砸,最好一团是越小越好,因为总感觉他的重量会变重,直到今天你把两根一样的铜线,一根不动它,放在左手,一根卷成一团,放在右手,双手上下抖抖,你还是会感觉右手的铜线比较重,所以它不惜我使尽吃奶的力气往下砸,只为了最后那一刻拿在手里自我感觉“恩,变重了”。它直到我初中上物理的时候,才恍然大悟,P=f/s,压强是等于压力除于受力面积,一团铜线放在手心,受力面积小了,自然感觉就重了,更何况物体的质量它是不会随着形状和空间的改变而改变的。初中的时候没干嘛,自认为是在读书,但到头来压根不在读书,只把心思放在自个感兴趣的科目上。高中就更死了,钱没赚着,交了个女朋友话费的钱花了不少,但还是有做过一次兼职,那是在高二的时候,是给食堂阿姨蹭饭的,那段时间可能我让阿姨亏了不少,每次给学生打一点菜的时候觉的特不好意思,便会给他们多打点,经常老板跟我说打少的,我点头说好好,过一会熟悉的同学来了,毛病就又犯了。至于暑期,记得我有两个暑期是给民营医院发杂志和贴路边的广告牌。如今一想到那个心理就怕,真愿此生不再有此经历,那发杂志广告不是一般的店面发促销广告那样,拿着一叠传单站在路边,管你爱要不要,那是一本一本杂志啊,一下扛着百十来本,在那边扫街,一个一个店面的发;中午没回去,有待超市蹭空调的,也有睡桥墩的。再一个就是贴那路边广告,因为白天实在太热了,几乎都是晚上出去粘贴,那重复着摘外壳、刷胶水、上广告、盖外壳的动作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收工回去,真的一想起那一段经历就毛骨悚然。

“掘金”旅程
“掘金”旅程

记得那时候还给自己写了个说说对联,写照自己当时状况,上联是:顶烈日 骑宝马 走四方 分传单 睡桥墩 成黑炭;下联是:通夜宵 开夜车 颠昼夜 贴广告 吃胶水 乱生理。横批是:苦不堪言。或许是这个原因,我大学几乎没干过发传单的之类的活,当然一方面也是那劳动力太廉价了,一天下来六七十块钱,又累的半死,似乎怎么算都划不来,体验一下可以,但绝不能作为经济支撑;便想起去做介绍兼职收取佣金。这个中介大概做了有半个学期,最后实在薄利多苦,本身市场价就低,抽百分十就六七块钱,每次跟介绍人的时候,说抽百分十的介绍费,那人啊的跟什么似的,犹如是在抽他的血一样;两头交代,到头来的钱还不够付话费。最后只能被迫转型。大一下学期我开始做起了我的第一份家教,也在之前的中介基础上转型家教中介。对于家教中介比兼职好多了,虽然量远没兼职的多,但只要你有勤跑广告,它就会有量,一般宣传一次,最后会有四五份家教,一份家教介绍出去平均在一百二左右,具体看一周家教的次数,有一百五的,也有七八十块钱的。因为家教相对兼职等其他赚钱渠道来说,它的性价比是最高的,按三明的行情,一次两个小时,小学50块,初中60块,高中70块,而且比较稳定,一般没什么意外的话,做一个学期是没问题的,所以一般一学期你做两份家教,你的生活费就不用愁了,所以很多人抢着做家教,不惜多加钱,或提前预定。当然一些高三的补习,如果没有一定墨水是画不出毛爷爷来的。对于这个家教中介开始之初,从如何收费、介绍信、注意事项、人身安全协议等等一大堆文件进行书面化成稿,真的是绞尽脑汁,那时候为了一份人身安全协议,为了事后具有法律效益,还托了朋友的朋友才找到了政法系老师帮忙修改订正。对于家教,我从大一做到大三,我的第一份家教是给一个官二代女孩补习高一数学的,那是无意间一个家长给我打电话,说他想给他孩子找个家教,那时我还没有做家教中介,想必他是看到之前兼职介绍留下的联系方式,听了他的要求之后,我就萌生想去做家教的念头,因为第一次,所以心里举棋不定,最终还是回复他说我去找下,挂掉电话后内心更是纠结的半死,到底要不要去。最后决定去了,晚上打电话跟他说自己是学理科,而且数学一向很好,说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先过去试教下,觉的行的话就继续下去,不行的话我再给你找一个,他答应了,第二天就去他家了,试教很顺利,之后他打电话叫我下次再来,就这样的成功了,并确定一周两次晚上七点到九点。每当家教结束之后都会非常兴奋,那并不是一种解脱,而是一种由心的高兴。同样的每当出了楼底大门时我都会跟前女友打个电话,说家教结束了,并这样边走边聊的去等公交车,似乎顿时有种事业、爱情、金钱集于一身的快感。家教的收入在经济上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但它一度上让我染上无节度的挥霍,直至今日我有时还会因为乱花钱而和我妈争吵。对于家教次数最多的一段时间一度达到一周七次,那时周末上午和下午都有课,早上9点到11点下午3点到五点,学校又在山沟沟里所以中午就没回去,几乎那段时间都是呆在列东的梦幻时空游戏城里玩游戏。至今那张卡里还有没兑的几千张玩游戏下面吐出来的小卡纸,和一些硬币;当然也有一周只一次的,那是大二下学期,大二下学期我几乎把我的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创协(社团),每个月拿着八百块的生活费和那家教三百块钱勉强度日,因为那是一切的开支。在大学里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和两个基友一起做包车(长假期间为学生提供校内直达老家的大巴)。说到包车,这个钱拿的很辛苦,但相对于家教它“分脏”时候一下子拿个上千块钱来的开心。做包车大一的时候就有想过,但自己真心没那个魄力去干。曾经和自己的同学聊天的时候谈过说下学期一块做,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因为当初有算了一下,以人脉最广的莆田为例,从三明学院发车到莆田汽车站,平均一个人是90块钱,一辆大巴以53座来算,全坐满90*53=4770块,从三明包一辆大巴到莆田在三千左右,这还是比较早订车的情况下,如果是明天还是后天发车,今天才订车,四五千都给你砍下来。也就是说在不出现问题的情况下,一辆车的利润是一千七左右;回报率是1770/3000*100%=59% 很高的回报率。但要是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呢?算算下

“掘金”旅程
“掘金”旅程
  • 包一辆53座的大巴从三明到莆田需要3000块钱,也就是说一个座位的成本是3000/53=56.6元,坐上一个人可以赚的33.4元,如果最后有空出的位子,这空位你同样要买单,而且要用近两个位子的利润才能填补一个空位的损失。
  • 一发不可收拾,当你打算做下去的时候,你就没有放弃的可能了,否则你就要把你手头的人贱卖给其他的包车队,说的好点跟人拼车,说的不好听点,你没能力被人吃了。你更不可能遣散他们说不发车了,逢假期客运高峰,人家已经在你这边订票了,你说不发车,还让不让人回去?不仅把你的招牌砸了,你在学院里也很难抬起头来。
  • 逢假期,也是旅游大巴用车的高峰期,谁能料想自己能招多少人来,如果盲目订车亏得还是自己,如果等人收齐了再订车,早已接近发车的时间了,这时候订车后果不想而知,提前订票收人,同学又不买账,时间还长,没必要这么早定,处处逼得你往绝路上走。
  • 地方保护,每个地区的车队他都有地方保护,他们是不允许外来车辆来本地拉客的,用外地车可想而知了,这也让本地大巴涨价的机会。
  • 假期是用车高峰期,每个地区就那几个车队,又受地方保护所以调车是个大问题。
  • 有些奇葩同学早早的占着茅坑,等车要开了,他打个电话,说他拉不出屎来,那时哪里再去找人替他拉啊。
  • 订票的形式五花八门,有口头说的、有发短息的有打电话的,有盆友代替的、有现场登记的。到最后漏掉都不知道。等到上车的时候,过来说他有订票。
  • 安全问题,作为包车负责人你难逃干系。这一切的一切阻挡你放手去干,至于当中的发传单贴广告宣传、定点、收钱、引导上车等等杂活就不用说了。对于包车,当我遇到双杰,我的好友俊杰和明杰的时候才和他们一起做,他们很早具开始做,我是后面才加进去,也算是搭了个顺风车,一直很佩服他们两的魄力。回想十一国庆回程包车,那时我是负责泉晋石路线(泉州、晋江、石狮)真心想不到会出现那些意外。大巴迟到、漏人、车坏,一下子三样全中,泉州到三明走高速大概四个小时就可以到,晋江的12点在晋江车站等,泉州的是1点在黎明大学门口等,而大巴一点才到晋江,那时候真的手机都被他们打爆了,几乎没停过,到哪里了,到了没啊,怎么还没到啊。一直在耳边回旋着。大概两点多的的时候到了黎明大学,上完人之后,车上加我刚好坐满,等车开走一段时间后,手机响了,问我车到了没啊,一下子懵了,还有人没上车???,不可能啊,车上不是人刚好嘛?曾一度叫司机停车我下去,让那同学打的过来,司机说不能停车,后来问了那人是几点到那,他说2点,听完之后很贱的跟他说不是说一点叫你那黎明大学门口等吗,车都开走了,便忙说你去汽车站坐车吧,车票你先垫着回来我给你算,回头翻了电话记录从头到看到的几乎都是一串数字,没备注名字,更贱的是之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好不容易大家都顺利坐上车,上高速的时候车后面开始震动了,或许司机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警惕性,第一次下车看了,没看出什么状况上车继续开,开了一会儿,还是不放心又下车又打电话问,几分钟后被高速执法人员赶走说不能在高速路上停车,便开到了服务区,找了修理人看了下,说没零件,又联系车队的老总,之后拿着零件从泉州赶过来,从两点半修到六点多,到学校近十点了,一路胆战心惊,所幸最后安全抵达三明学院。或许所有的幸福都是由努力来的, 也很高兴能和两位基友一起共事包车。圆我大学之长途旅行梦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85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