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46岁创业,30年干出两大中国行业龙头,最被低估的“民族之光”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创业前沿

他46岁创业,30年干出两大中国行业龙头,最被低估的“民族之光”

他46岁创业,30年干出两大中国行业龙头,最被低估的“民族之光”

他在与自我竞争、与对手竞争、与时代竞争中不断寻找新的使命,而使命中隐藏的正是洞见未来的密码。

他成功上演人生传奇三部曲,成为中国钓具产业的奠基者、领航者,中国碳纤维产业的开创者、先行者。

20世纪80年代,陈光威仅用十年时间,就将一家濒临倒闭的乡镇作坊,打造成全球最大的钓具制造企业。

90年代,陈光威以研发生产鱼竿用的碳纤维预浸料为契机,开创国产先进复合材料制造和应用的先河。

进入21世纪,陈光威突破西方国家的垄断和封锁,实现国产碳纤维从无到有的历史性跨越,成为国内最早研发碳纤维并实现核心装备国产化、最早提供国防应用的民营企业。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两院”院士、我国材料科学界泰斗师昌绪为他题词:“发扬威海精神,创建中国碳纤维基地”,并称赞“你为民族争了光!”。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在2018年授予他“碳纤维产业突出贡献奖”:“陈老先生一生为中国碳纤维产业鞠躬尽瘁,虽然他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名字和精神将永远铭记在碳纤维人心中,铭记在祖国和人民心中,载入史册,继续激励我们在推动以碳纤维为代表的高性能特种新材料的发展中不断奋进”。

遗憾的是,陈光威没有等到这一天。2017年4月22日,他因积劳成疾,在威海病逝。

2020年4月22日,光威集团将在威海举行陈光威先生逝世三周年纪念活动,我们的作品《民族之光:陈光威传》也将在现场首发。由于我身处新冠疫情隔离之中,无法前往。今日谨以此文,代表润商作家团队遥寄一份哀思,深切缅怀陈光威先生!——陈润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01

这是一个表达过剩而无人倾听的喧嚣时代,没有人喜欢争论,除了那些怼天怼地怼空气的“键盘侠”,我们都尽力回避论战,耗时耗力、无休无止却没有结果。

可是,没有矛盾就没有进步,爱恨、成败、善恶、生死都是人类必须面对的话题,从不较真的人永远不可能改变或推动任何事。其实,我们只需要判断一件事情是否值得穷根究底。

在全球商业界,有一个关于管理创新的话题持续争论不休,“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模式到底能否通往成功?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美贸易战、全球经济下行三重风险叠加的2020年,科技创新路径的选择不只是管理问题,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要知道,无论贸易战、疫情战还是经济战,最后都指向科技战,如果核心科技掌握在别人手中,必将付出惨重代价。

过去两年,轰轰烈烈的贸易战将“卡脖子”这个专业术语得以全民普及,背后则是一段长达70年的科技抗争史。1949年11月,美国秘密发起巴黎统筹委员会(正式名称“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简称“巴统”),目的只有一个:限制各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新技术。刚刚诞生的新中国毫不意外被列入制裁名单。1994年4月“巴统”虽然解散,但新的“不平等条约”《瓦森纳协定》变本加厉,西方33个国家联手继续遏制中国,他们列出很长很长的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军品清单,对中国实施禁运和封锁。

此番悲落景象,好似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百年屈辱、苦难史的延续。然而,正是忧患、磨难、挫折、逆境赋予中华儿女攻坚克难的勇气,最终凝结成这个民族百折不挠、奋斗不息的精神。每逢危难关头,总有英雄挺身而出,他们原本都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凡普通的个体。

比如,在中国“卡脖子”最严重的领域之一碳纤维产业,打破欧美、日本垄断封锁的,竟然是一位山东威海的农民。他的名字叫陈光威,是一位应该被历史铭记的民族英雄。

2019年6月25日,正值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之际,我因机缘巧合赶往威海,在光威集团展厅里听企业领导向我讲述陈光威的人生传奇,回顾光威的发展历程。对于碳纤维技术知识、专业名词和产业格局,我知之甚少,却对这家全球最大的钓具制造企业、国产碳纤维“隐形冠军”印象深刻,尤其是陈光威产业报国的情怀令人敬仰钦佩。

后来,我又专门观看了三部企业宣传片,陈光威在“脱富致贫,回头无岸”的碳纤维道路上,展现出远超于常人的强大意志力,我清晰记得他在镜头前用威海口音浓重的普通话说道:“我人生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下定决心,一定要抓住生命最后这几年。”

此时,距离陈光威逝世已经两年多了。离开威海之前,当我应承写作陈光威传记的重任之后,顿时感受到一股全所未有的压力。毕竟,为一位德高望重却从未谋面的逝者写传记,怎么写都会留有遗憾。这是写作者的使命,是必须承受之重。我需要将一切归零,以敬畏之心重新认识写作,以诚心抵达初心。

“今天的作家不应为制造历史的人服务,而要为承受历史的人服务……”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说,“写作之所以光荣,是因为它有所承担,它承担的不仅仅是写作。它迫使我以自己的方式、凭自己的力量、和这个时代所有的人一起,承担我们共有的不幸和希望。”

在钓具、碳纤维两大产业,尤其是碳纤维领域,陈光威不仅是制造历史的人,更是承受历史的人。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02

陈光威1942年生于威海,与鲁冠球、柳传志、任正非、何享健、宗庆后等著名企业家属于同龄人。这一代人经历过战乱动荡、新中国成立、“文革动乱”、改革开放等历史转折,特别渴望在艰难环境中通过奋斗改变命运,常怀爱国之情、报国之志。

1987年,陈光威在不惑之年临危受命,将一家濒临破产倒闭的镇办小厂起死回生,经过十年开拓进取,成为全球渔具领跑者。如今,光威仅渔具业务年产值近10亿元,拥有“GW”、“光星”两大自主品牌,是中国渔具产业综合产能最大的企业。

一位46岁(虚岁)创业的企业家,能创造以上成就已属功德圆满。但是,陈光威在1998年进口中国第一条宽幅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生产出真正意义上第一卷中国碳纤维预浸料,打破美日对我国的垄断和封锁。光威的多项碳纤维预浸料技术填补国内空白,成为国内技术领先和产能最大的复材研发和生产基地之一。

2002年,陈光威正式成立威海拓展纤维有限公司,专业从事碳纤维的研发和生产。

2003年,光威碳纤维研发项目和国家科技部“863”项目攻关方向契合,由此得到科研院所的技术支持,进入“国家队”。2005年,光威“863”项目通过验收,由此开启国产碳纤维在航空国产化应用验证的历程,此为“民参军”。经过两大关键节点,光威逐渐形成“原丝-碳纤维-织物-预浸料 -复合材料制品-设备”的完整产业链,完成向科研型生产企业的转型。2017年9月1日,随着光威复材在创业板上市,光威的碳纤维事业迎来跨越式发展,行业领先地位不断加强巩固(截至2020年4月19日,光威复材(代码300699)市值268亿元)。

纵观光威碳纤维发展简史,可以下定论为:光威是中国第一家从事碳纤维研发生产、实现核心装备自主保障、实现碳纤维国产化、国产高端碳纤维主力供应商、改变了世界碳纤维格局的民营企业。

如果你了解中国碳纤维材料发展史以及所面临的现实,就能更深刻的读懂光威碳纤维事业的意义和价值,感知陈光威的精神力量和人格魅力。碳纤维是一种高性能合成纤维,是应用广泛的高科技材料,也是国防武器装备保障的重要战略物资,被誉为材料界的“黑色黄金”。受“巴统”等禁运条约限制,我国碳纤维技术到21世纪初期仍然没有根本性突破,产业没有建立,成为新材料研发中是为数不多的失败案例,严重制约我国工业、国防、科技发展。

光威原本只做渔具,与碳纤维的关系仅在于碳素钓杆需要用到进口碳纤维材料。然而,由于碳纤维属于军工材料,进口受到严格限制,供给方多次派人调查光威是否将碳纤维用在钓竿生产上。更严重的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碳纤维供应实行“通知式涨价,赏赐性供给”,这不仅意味着光威的未来前景受制于人,而且严重危及中国碳纤维产业发展。陈光威吞不下这口气,他说:“泱泱大国,岂能仰人鼻息?”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从未过时,陈光威就这样十年如一日,突破发达国家的重重封锁,靠自主创新点燃了碳纤维产业的“民族之光”。光威成为我国第一家实现碳纤维工程化的企业,我国也成为世界上少数掌握高性能碳纤维工程化关键技术的国家之一。

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说过:技术和发明之外,意志、勇气、责任、担当,也是商业文明中比财富更为珍贵的东西,因为它们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只是推动潮水向前,还将润泽每一片流经的土地。

这段话是指引我们完成这部作品的历史观和创作观。陈光威身上所蕴藏的精神,不仅是企业家创造商业新时代的强大动力,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生动诠释。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03

历史长河奔腾不息,民族精神历久弥新。作为国防军工、航空航天领域需要的战略性材料,发展和壮大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碳纤维意义重大,事关“强军梦”、“强国梦”的实现。在这段艰苦卓绝的征程中,凝聚了以陈光威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家、科学家的心血,承载着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的民族精神。

企业家没有国界,但是企业家有祖国。陈光威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吃过苦受过罪,深切理解国富民强的意义。1991年美国洛杉矶钓具博览会,刚迈出国门的陈光威发现各色国旗中唯独没有五星红旗,立刻找组委会交涉,爱国之情溢于言表。2002年,“863”课题组在绝望失落之际找到陈光威,他毫不犹豫表态“为国家干点事”。当陈光威听说国家支持项目的科研费不用还,立刻意识到国家对碳纤维的重视,不仅没有任何投机心态,反而下定决心,要为国家做贡献。即使细微的产品质量问题,陈光威也能上升到爱国的高度,他说:“不是中国人不受人尊敬,而是中国的产品质量不如外国,只要我们的产品质量能够赶超外国,就一定会受到外国的尊敬!”

陈光威崇尚天道酬勤,勇敢担当国家责任和时代使命。在人生最后十几年,陈光威带领团队废寝忘食,攻坚克难,终于突破各种技术壁垒,成功实现国产碳纤维产业化,为中国碳纤维在国际舞台赢得尊严。为此,陈光威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从2002年到2017年,光威在15年间研发投入40多亿元,除国家给予的部分配套支持以外,其余全部靠自有资金和贷款。最困难的时候,陈光威将所有渔具生产的厂房、设备甚至订单全部抵押,连自住的房子都抵押了,他不惜倾家荡产,却从未向国家讲过一句困难,提过一次要求。

陈光威经常说:“四大发明是中国的发明,古代我们能行,现在我们依旧能行,农民也可以干钓鱼竿、干碳纤维。市场就是战场,我们要始终有战斗的姿态。”在陈光威的人生历程中,他始终自立自强,不屈不挠,奋斗不息,既无愧于自己,也无愧于国家、无愧于时代。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两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材料科学界泰斗师昌绪与陈光威年龄不同,身份不同,阅历不同,却因碳纤维事业惺惺相惜。2005年4月2日,师昌绪在光威参加一次会议之后为陈光威题词:“发扬威海精神,创建中国碳纤维基地”,并称赞“你为民族争了光!”

2013年,一位退休将军感慨:“我由衷地钦佩陈光威先生,心甘情愿、毫无所图地希望帮他做些事。陈光威是一个民族英雄,如果我国的产业界能再多几百个、几千个像陈光威这样的人,那我们国家就会更不得了。”

2017年4月18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看望陈光威时鼓励道:“陈光威同志,你这一辈子不容易。你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4天之后,陈光威因病溘然长逝,享年76岁(虚岁)。

历史衡量一位企业家的价值,不是看他以何种方式收获名利与地位,而是看他离开时为社会留下了什么。陈光威以耕耘与奉献点亮一道“民族之光”,让人们看到民族精神的力量,感受到为国为民的理想和情怀。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两大中国行业龙头

04

2019年夏秋之交,我带着润商作家团队谢再红、邱恒明两位财经作家,前往威海采访。在光威一直从7月底驻扎到8月底,后来又进行多次补充采访。

我们一共访谈了64位与陈光威生前有过交集的关键人物,包括他的亲朋好友、发小同学,以及光威早期创业元老、现任高管、骨干员工,我们还走访了部分光威客户、政府官员、钓鱼大赛冠军等,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善义、原沈阳飞机工业集团董事长郭殿满、北京化工大学教授徐樑华、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坚、中信产业基金执行总经理杨迪等行业权威也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不过,略显遗憾的是,陈光威为人极其低调,生前留下的文字、视频、音频资料很少,以至于他逝世的时候都选不出一张合适的照片,只能请人画了一幅遗像。以至于我们这部作品出版问世的时候,也找不到一张清晰的人物照片作为封面,只能艺术化处理。对我们来说,每一段关于陈光威的只言片语、点滴细节、亲身感受都弥足珍贵,只能在采访和考察中穿越时空,尽可能还原当年的故人、故事。

我曾经在深圳、厦门、青岛、三亚等各地海边闭关写作,各有雅境,唯独威海有些异域风情,我常以为置身一湾之隔的韩国。在很多个朝阳升起的清晨,以及晚霞漫天的傍晚,我都沿着酒店附近的海岸线散步,海风轻抚着我的面庞,海浪拍打着金色的沙滩,海面如蔚蓝的锦缎一望无际,远处的几座绿岛就像宝石镶嵌在织锦之上。

在海边漫步或静坐的时候,我的思绪会飘荡到甲午海战,缅怀民族英雄在战火烽烟中以身殉国;又或者随海浪奔流到地中海、爱情海,远观意大利人、法国人、德国人用光威鱼竿海钓的度假时光。甚至将头顶缓缓飞过的民航客机想象成风驰电掣的国产歼击机,光威碳纤维材料为国防事业保驾护航。

我每次创作一部作品都会选一首背景音乐,经常用手机循环播放,百听不厌。写作陈光威传记过程中,一首饱含深情的《夜空中最亮的星》陪我熬过许多夜晚:“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每每听到此处,我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这首歌能够将所有爱戴、怀念、感恩陈光威的人为之动容,也包括我,哪怕只有短暂而初浅的了解。这首歌成为我灵感迸发的源泉,尤其是写作疲惫期能让人唤醒状态,我也推荐给两位作家共听。

在采访和写作过程中,我们始终在追问四大问题,并希望得到解答:

第一,陈光威如何在人生道路上抓住属于自己的机会,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能做出正确判断?

第二,陈光威如何洞察商业的秘密?他如何在诱惑与陷阱、成功与挫折交替往复的变化中保持初心?

第三,光威集团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光威模式能不能复制?光威集团的发展路径是否值得借鉴?

第四,30多年来光威集团不断发展的文化基因是什么?下一个30年应该如何传承?

这些问题当然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个人的社会阅历、知识结构及价值观等都不相同,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年龄阶段、不同人生境况中的感悟也不一样,难免不会得出互相矛盾的结论。

很多人认为光威的成功不可复制:陈光威走过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准了行业发展节点,甚至领先半步,即使明知有坑也非跳不可,经常鼓励部下“能不能做得更失败些”;陈光威做出的很多战略决策和投资行为都与商业逻辑背道而驰,聪明人不会在“脱富致贫、回头无岸”的独木桥上一骑绝尘。商业悖论容易将陈光威的成就解读为偶然因素或运气使然,却忽略了他运用中华传统文化的哲学智慧中所蕴藏的必然性。如果非要总结出一条成功秘诀,那就是陈光威在与自我竞争、与对手竞争、与时代竞争中不断寻找新的使命,而使命中所隐藏的正是洞见商业未来的密码。

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陈光威的传奇人生让我坚信:时代造就英雄,英雄也成就时代。一个人只要相信国家强大,将个人命运、事业理想与国家使命紧密结合在一起,勤劳勇敢,自强不息,顺势而为,就能在平凡中成就不平凡的人生。

只不过,陈光威谦虚朴实,他总是将成就归功于党和国家的好政策,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依靠了党和国家给赋予这么一个好的政策环境;赋予了我们这代人一个拼命的精神”。

讲好中国故事在时下非常流行,我们既有关于国家政策的宏大叙事,也有讲述生命个体的微雕写作,可是把两类故事完美结合起来的作品并不多见。在光威采访、交流过程中,我很多次被陈光威的爱国精神、坚定信念、朴素思想所打动,被光威人厚道、奋进、坚韧、自信的品格所感染。

这既是一个企业家的时代奋斗史,也是一个国家的科技抗争史。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498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