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花里的商机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贝壳花里的商机

贝壳花里的商机

随着一车外地花蛤的到达,尽管是晚上7点,这家水产加工场却迎来了一天最忙碌的时刻。这些花蛤都是海边滩涂上常见又便宜的贝类。

 

涂学宏:7500多斤货。

 

记者:算是你的最大量吗?

 

涂学宏:不是。

 

记者:最大量能有多少?

 

涂学宏:一万多斤。

 

涂学宏是这家水产加工厂的主人,他每天收购近五吨花蛤,加工后,就能以高于收购价10倍左右的价格售出,还供不应求。秋季是花蛤最肥的季节,涂学宏从入秋就开始大量收购囤积花蛤,以保证冬季的供货。

 

今天送来的这批花蛤,是刚开发的一个新滩涂上捕捞的,涂学宏检查的很仔细。

 

记者:这是怎么了?煮了?

 

涂学宏:当时煮。

 

记者:刚煮的?

 

涂学宏:就是现在的货,就给它煮了,看看蛤。

 

记者:这是新开发的滩涂?

 

涂学宏:对,这是新开发的又一个滩涂。

 

记者:煮的是这里边的是吗?

 

涂学宏:对,这里面的货。这些就不用煮了,这个是一直在用的货。

 

记者:除了肉的肥瘦之外还看什么?

 

涂学宏:看它有没有沙子,多不多,看怎么捕的。

 

记者:怎么捕的?

 

涂学宏:对。

 

记者:煮了能看出怎么捕的来吗?

 

涂学宏:能看出来。如果要是说是机械捕捞的,就是这地方,内脏里有沙子,你看,这内脏里头沙子多。

 

涂学宏收购的花蛤,必须是人工采捕的。这种要求几近苛刻,在秦皇岛找不出第二人。浸泡在海水里的花蛤,在这样的一呼一吸间,就把沙子清理出去了。但用机械捕捞花蛤,因为速度太快,花蛤容易受到惊吓,收缩时把泥沙呛进内脏,就很难再吐出来了。沙子能不能吐干净,是涂学宏收购花蛤时最重要的检查指标,对此,他的态度是零容忍。

 

涂学宏:每个环节都很重要,你看着吐沙很简单,这是头一道工序。往里一放,你看看这海水就有变化了。脏东西不就出来了吗。

 

记者:有点浑了。

 

涂学宏:就有点浑了。

 

记者:这要吐多长时间?

 

涂学宏:按照现在这个时间的话要十多个小时。明天早上再看看吐没吐净。

 

记者:再怎么看?

 

涂学宏:再煮一下看看。

贝壳花里的商机
贝壳花里的商机

也就是这样严格的标准,让涂学宏的企业成为全国同行业中的龙头,单是其中一种产品就占日本便利店市场的80%以上,公司年销售总额达到八千万元。

 

日本客户栗坪成士:他们是最大的,日本基本上用户都到他们的工厂来买货的。

 

辽宁省水产经销商秦福生:现在,搞杂色蛤也算是巨头了,人家天天搞。

 

记者:巨头?

 

水产经销商:对,做杂色蛤做得相当好,加工这块儿,国内也是别人做不了。

 

现在的涂学宏已是国内花蛤食品行业的领军人物,而在2006年,他的公司还负债2700多万元。从2006年到现在,涂学宏公司年销售额每年以50%的速度增长,这种财富的快速增长,缘于他发现的一个商机。

 

这到底是什么商机呢?这是涂学宏的创业故事。

 

涂学宏高中毕业后进入秦皇岛市水产供销公司工作,负责收购水产品。起初,由于国营企业对渔业收购的垄断,公司的日子过得十分安逸。但随着本地渔业市场的开放,渔民、经销商可以自由买卖,经营开始走下坡路。到2000年,公司已经是半停产状态了。

 

会计孙萍:当时就像大锅饭一样,就是不上班,都让你回家了,一个月工资给你开二百多块钱都开不起。

 

可就在此时,周围人却发现,涂学宏开始天天到海边,研究起当地一种不值钱的东西。

 

涂学宏:你这一耙子就不少了。

 

记者:特别的密,感觉。

 

涂学宏  涂学宏:对,密度非常大。

 

花蛤又叫杂色蛤,在秦皇岛的海滩上到处都是,但当地很少有人愿意吃它。

 

朋友孙乔木:没人吃杂色蛤,不会吃,不会吐沙。

 

公司经理高明星:回家一吃有沙子,就是找一盆开水涮涮吃。

 

可涂学宏就是看上了这种东西,还整天找公司负责人,要求投资建厂,卖花蛤。为这事儿磨了半年,公司都没同意。可他却不死心。

 

涂学宏:人就跟崩溃一样,不干不行,为什么这么好的事凭什么不干,当时咱的想法跟领导有差距,差距太大。

 

秦皇岛市新港港务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晓蒙:心里面也忐忑不安,为什么呢?没做过这个产品,能不能做,市场怎么样?

 

软磨硬泡下,最后公司同意协调给涂学宏一个小厂房,再无其他。涂学宏把自己家底全掏出来,又找朋友借钱,甚至把房子也卖了,凑了300万元,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仅半年时间就累得白了头发。

加工垃圾袋年售过亿

妻子于金华:当时不到40岁,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在同龄人当中比较苍老的。

 

朋友孙乔木:精神状态非常非常差,我们那时候说,你别等着建完厂你的小命再交代了,就怕这个,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就算这样,涂学宏也一直干劲不减,他是铁了心要做花蛤生意。这几毛钱一斤的花蛤,为什么对涂学宏有这么大的诱惑呢?

 

1999年秋季,以前跟涂学宏有业务来往的日本客户找上来,要生产一种他闻所未闻的产品,可以常温保存长达一年的花蛤。

 

涂学宏:海鲜嘛,你怎么能常温放着,那不就放坏了吗,有点不太相信,咱这以为是说笑话呢。

 

当时,秦皇岛的花蛤量大,价低,在当地不挣钱,全都是拉到外地去。

 

公司员工刘传河:那时候给外地,咱是给山东,东北加工的,就是冻储,剥肉,冻大盘。

 

涂学宏:挣不了钱,那一斤提5分钱我觉得就不错了,二三分钱、三五分钱,利润很薄。

 

酱汤,是日本人餐桌上最常见的传统料理之一,花蛤在酱汤里起着提鲜调味的作用。这就是当初日本客户要做的产品,真空即食花蛤。出口到日本后,再配上日本大酱,包装成即食蛤蜊酱汤,在便利店出售。

 

日本客户以前是从青岛进货,但因为原料逐渐减少,青岛厂家已经停止生产,这才又另寻货源,到了秦皇岛。

 

涂学宏了解到,像这样把花蛤按规格每五粒包装成一袋,加工成真空即食的产品,花蛤按个卖,价格能比收购价高5至10倍。

 

涂学宏:这货就变成一万块钱一吨。

 

记者:原来是多少钱?

 

涂学宏:原来你收的两千块钱一吨,一千块钱一吨都有。

 

而且,日本客户还给涂学宏出了一个让人兴奋的条件。

 

涂学宏:他说有多少我给你销多少。

 

这一切条件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巨大的诱惑,涂学宏从日本引进了生产设备,又从青岛请来有经验的技术员,2001年下半年,产品正式向日本出口,到2003年,销售额达到500多万元。可就在这时,一个难题摆在了他面前。

 

那一年,秦皇岛水产供销公司进入了必须改制的阶段,当时,除了涂学宏加工花蛤的分公司有盈利外,总公司整体亏损,欠了2700多万元外债。

 

会计孙萍:账面上没有钱,连流动资金都没有。

 

公司员工高先增:当时提出来之后,是酝酿了好长时间,没有人敢接或者愿意接这个公司,把这个担子接过来。

 

让人想不到的是,一个谁都不愿意接的烂摊子,涂学宏却接了。大家都觉得这下老涂完了,凭空背上2700多万元债务,很快就会被拖垮。

 

但涂学宏有自己的打算:这个老国营的水产公司除了有36亩场地外,还有秦皇岛市唯一一个地处市区的码头。当时,涂学宏加工的花蛤完全依赖国外市场,如果有了码头,也可以把其它的水产收购上来卖到本地市场,增加收入渠道。

 

涂学宏:码头是根本,你干水产的没有码头,船上哪儿靠,你不能到处收货去。你必须让船靠港,所以必须得有港口,得有落脚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19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