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变精油5年赚千万财富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暴利致富

玫瑰变精油5年赚千万财富

玫瑰变精油5年赚千万财富
2019年5月,记者来到甘肃省永登县见到施昊时,他正在玫瑰花地里指挥采摘。他说这两周是他一年里最忙的时候,能不能赚钱就看这两周,他要收购到加工一年的鲜花,这些鲜花将给他带来超过3000万元的销售额。

施昊:“特别忙,每天晚上加班都加到,昨天晚上就加到凌晨三四点钟了,昨天下来是收了9万多斤鲜花。”

五年前施昊靠贷款90万元创业,到现在打造出一个玫瑰加工行业的龙头企业,带动当地玫瑰种植面积超过两万亩,有2000多户花农跟着他种花致富。

村民 巨安庆:“佩服,大家都佩服,要不是没有这个公司没有这个厂,我们的玫瑰产业也发展不到今天。”

村民 施耀胜:“佩服得很,都佩服,有能力,销路也好,跟他赚钱了,跟他也致富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佩服的企业家,在采访中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却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记者:“想起当时的情况,心里还是很难过?”

施昊:“就是。”

施昊伤心是因为在2008年的时候,他曾因为收购玫瑰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他的婚姻也随之崩溃,最后只能背井离乡外出闯荡。

2015年,施昊又在当地玫瑰产业最低谷,别人都不干时返乡再次创业,五年后企业年销售额就突破3000万元。

施昊的朋友 傅作宝:“我认为就是一种传奇,当时的那种逆境情况下,做成今天的这种情况,非常不容易,中间经过的这些坎坷难以想象。”

施昊的朋友 张兆海:“有时候也很悲,有时候也感觉很浪漫,并且他这经历里面还有一些爱情故事。咱们就很平淡的,感觉他这一生就是很传奇的。”

人生因为玫瑰而大起大落,施昊的经历也被当地人称作是传奇,那么他到底是怎样一步步把握商机,走出一条玫瑰铺就的财富之路呢?

施昊出生在甘肃省永登县苦水镇上新沟村,高中毕业后他在镇上一家企业上班,2000年辞职创业,开始收购当地大山里的一种特产。

施昊  施昊:“找到了,你看。”

记者:“哪个是?”

施昊:“这个。”

记者:“这就是发菜?”

施昊:“对,发菜。”

记者:“干的是吧?”

施昊:“对,这个一见水它就马上粗了。”

记者:“泡发了?”

施昊:“泡发了。”

5年赚千万财富
5年赚千万财富

施昊从村民那里收购野生发菜,洗净后转卖到兰州市的土特产店。2001年国家为保护生态环境,禁止采摘野生发菜,施昊只能停了生意。

永登县苦水镇种植玫瑰有二百多年的历史,2009年时玫瑰种植面积有5000多亩。苦水玫瑰是一种食用玫瑰,当地人在玫瑰花蕾2厘米长时摘掉,然后烤干当花茶卖,因为颜色鲜艳、耐冲泡,吸引了广东等地的客商上门收购。销路不愁原料充足,施昊觉得加工玫瑰花这生意很稳当,决定转干这行。

2008年施昊拿出多年积累的100多万元,在村里建起加工厂。他万万没想到,这次转行会让他的人生发生巨变,办厂仅两个月后,他便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玫瑰加工厂厂长 王健康:“非常意外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赔之后倾家荡产了,老婆也离婚了,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一贫如洗了。”

施昊的侄子 施泽林:“不但欠了一屁股债,而且当时,不好意思,等一下。他是我小叔,我对他的这些经历是相当清楚的。

记者:“想起他的艰难了是吧?”

施昊的侄子 施泽林:“他太不容易了,只能这样说,他的经历真的太怪了,跟常人根本不一样。”

那一个夜晚,注定会让施昊刻骨铭心,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呢?

2010年5月25日这一天,施昊在加工厂指挥生产,下午4点多钟,他惊讶地发现,来厂里交花的农户骤然增多。

玫瑰加工厂厂长 王健康:“那天是突然停电了,我们下面好多企业全都停产了,不能运转,他上面这个村正好有电,他和我们不是一台变压器。”

整个苦水镇只剩两个加工厂有电,一家怕加工不完不收花了,农户只好涌到了施昊的工厂,预计鲜花总量要超过30吨,而施昊的工厂一天加工量只有7吨。收花吧,加工不完鲜花当天就要烂掉,不收花吧,按说也可以,当时施昊没和农户签订收购协议,但他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却始终没说出拒绝的话来。

施昊:“当时我就看到咱们的农民,用一种特别期望的眼神在看着我,我没办法拒绝这个祈求的眼神。”

记者:“为什么?”

施昊:“因为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吃着玫瑰长大的。”

施昊觉得最好能想出办法,解决花农的燃眉之急。他到车间看了看,突然灵机一动,烘干设备每4小时烘干一批,如果只烘两个小时,玫瑰花半干就拿出来,再到外面露天晾晒,加工量能从7吨增加到十多吨。如果全厂工人通宵加班,加工量预计能达到20多吨,真有少量加工不完损失也不大。想到这里他做出决定–敞开收购。

村民 施耀新:“那时候在那个情况下,咋说呢,到处都没人收,他说我办这个厂我们是为农户的,收了,就这么回事。”

记者:“他收了?”

村民 施耀新:“对。”

那一天,交花的农户挤满了施昊的工厂院子。当时每吨鲜花要14000元左右,现金不够施昊就给农户打欠条,一共花去50万元,鲜花收了足足35吨,当时200多平米的车间都被鲜花铺满了,有一米多深。施昊带着全厂工人上阵,开足马力进行生产。

到了晚上将近12点钟,意外的情况突然出现。

施昊:“晚上忽然就下起了雨,整个想的这种办法全部就破灭了。”

记者:“没法拿出去晾晒了?”

施昊:“对。”

5吨鲜花加工到半干又被雨淋,第二天肯定要烂。施昊赶紧改变计划,按4小时一批彻底烘干,能加工多少只能听天由命了。

那一夜,车间灯火通明机器不停,到了凌晨5点钟,还有26吨鲜花没有加工,施昊伸手一摸,全部都发热腐烂了。

施昊:“我说这下就全部完了,我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当时我就坐在这个墙脚这里,瘫在这里了,就这样。”

记者:“坐在地上?”

施昊:“对。”

记者:“感觉没有力气站起来?”

施昊:“没有任何力气了。”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21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