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小的买卖也是创业,17个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创业故事

再小的买卖也是创业,17个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再小的买卖也是创业,17个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潘建国 水果店老板 安徽人
我现在每天早上三点多就去上货,晚上弄到十一点才关门。累,但没办法,这么大岁数打工也没人要了,要也是干保洁。我们这种人,别人都不要的。
李勇军 28岁 三源里菜市场水产摊经营者 创业10年
我2008年来了北京,初中毕业,没啥文化,就想出来闯荡。一开始没那么多资金,弄个摊都要管亲戚们借钱凑。差不多还了五六年吧。
那段时间,没钱吃菜,就吃咸菜,持续了一年多。干这个活整天穿不好,一年都不用买新鞋,天天都穿水鞋。一年到头没有休息天,除了初一到初六,市场关门了我们才休息。
压力最大的时候,经常到一两点睡不着觉,满脑子想怎么经营摊位,是我姐,一点点帮我理货,教我。现在我有两个铺子,货品既有国产海鲜也有进口海鲜,周六日生意基本爆满。
从刚毕业后的一无所有,到现在慢慢把生意理顺,感觉自己算是个创业者了。
随易 29岁 二手酒馆创始人 创业4年
我2015年来北京创业做一个社交平台,2017-2018年9月在36氪,今年春节后开始做二手酒馆。
我在36氪其实得罪了很多人,辞职的时候估计一半的人都很开心。我发现自己性格还是适合创业。刚好我喜欢喝酒,就想着做件我既喜欢又擅长的事。
我的合伙人负责卖酒,我负责创意,比如说我们有一款酒叫豆汁鸡尾酒,卖得很好,北京前一段雾霾的时候我们还做了一杯雾霾酒。
汪尼可 36岁 汪婆婆卤菜经营者 创业5年
我2005年毕业后在北京打拼,做过影视后期,在一个教育类公司做了快十年,这十年做互联网,搞运营看论坛,后来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不喜欢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是我喜欢的。有次接个活,做了个讲空巢老人的节目,我就想到我爸妈。爸妈年纪大了,在湖北有家小小的卤菜店,口味好,远近闻名,但我们一年也见不上几次。
2014年我把爸妈骗到北京,一起做了汪婆婆卤菜。这家店是实实在在的,它可以让我印证自己在互联网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可以让我们一家人团聚。
第一家店在北新桥,十五平米,小得站不下十个人。刚开业那会儿晚上在店里能听到远处簋街一家很红火的店的叫号声,悠悠扬扬,而我家店一个人都没有。但我们是这条街上最勤奋的,第一单外卖的订单,是我妈亲自送的。我们要做良心的事,像做给家人、亲人吃的那样来对待顾客。
现在店大了,顾客多了,要忙的事也更多。我爸妈今年七十多岁,每天忙到晚上十一点才能吃上一顿饭。他们这代人是最认真最辛苦的一代人,前半生由不得自己,后半生还要接着为儿女辛苦。
但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这比什么都重要。

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我一下就崩溃了,你们把我店直接拆了吧”
李影 47岁 文具店经营者 创业19年
2000年我来北京创业,一开始卖菜,后来改成文具店了。你说我们哪像创业者,还得租房,挣的就跟打工差不多。
杨华 54岁 三源里菜市场菜摊经营者 创业25年
1991年我和新婚的老公来了北京,俩人加起来就拿了五千块钱,租房子花掉了几百块,又花了几百块买三轮,每天蹬三轮上大钟寺进菜,一天蹬三趟,一共一千多斤。
菜摊在户外,赶上下雨就特冷,冬天手和脸都冻了。冻一天回家,还要扒蒜,洋葱扒好,把葱切好,方便第二天卖。都弄完了,折腾到晚上11点睡,早上5点就得爬起来,一天也只挣四五百块。卖菜利薄,洋葱,胡萝卜挣几分钱一斤。
但靠这个摊子,给孩子弄了套房子,车,还有工作。创业这20多年,我感觉也值了,挣到钱了就高兴。
林广 46岁 秘境咖啡店主 创业3年
2015年我开了第一家咖啡馆,2016年来到偏僻的胡同,开了第二家咖啡馆。不盈利,也不亏。
开店之前,我想象自己会很惬意。实际上,杂七杂八的事情占据了我的大部分时间,货没了,我得补货,还要跟各种奇葩的客人打交道。
第一家店倒闭那段时间,我很崩溃。那阵房子需要整休,我跟大房东好不容易商量好,叫了四个工人准备装修,结果其他房东又来提条件,我一下子就崩溃了,觉得没法跟人打交道了。
记得我跟那四个工人说,你们把我店直接拆了吧。

“能够支持自己的东西和人都没有,我不想干了”
宁夏 35岁 ZE美甲社经营者 创业7年
我是2007年来的北京,小时候有追星梦,想来北京学化妆,接触明星。学完之后发现女生很难有好的发展。那会穷,一个月五百的房租都交不起,馒头咸菜都要计算着吃,但越是这样,求生欲就越强。
后来有朋友做美甲,我就做了这个行业。刚学的时候,身边所有朋友的手都被我祸害过,我还给老公做水晶美甲,老公现在提起水晶美甲就害怕。
我的第一家店是2012年在管庄开的,刚开店时,我和合伙人一个员工一共3个人,四个月分一次钱。分到手,一个合伙人只有两千块。
第二年,合伙人说不干了,在她说之前员工已经跟我提辞职了。你想想,合伙人走了,员工也不干了,剩我一个人。我整个人崩溃了,当时就哭了。
想放弃的时候我回过家乡,看到家里的邻居、亲戚,在重复单调的生活,我不想这么过。
虽然北京坐公交很堵,出门很长时间,但我还是觉得这个城市好。
到现在,管庄的店开了快七年的时间了,六年半的期间又开了第二家店。
人需要坚持,老是想着这个行业不适合我、那个行业不适合我,那就没有适合自己的行业了。
王勇 32岁 MX造型经营者 创业4年半
我是2003年来的北京,2004年做美发行业,一直到现在。
初升发型师的时候,我们只能去公园给阿姨们免费剪,回来之后再跟师父汇报。那阵师父忙,挣的工资少,亲人不在身边,所有能够支持自己的东西和人都没有,我都有点不想干了。
但我师父说,这一行就是要坚持,慢慢地琢磨。当时有个大叔,他头发特别稀,一推边上就露头皮,我剪了不下20次才剪到他想要的效果。他人特好,一直说没事,过两天就长出来了,你就慢慢练。后来的那些坚持,就是从他身上得到的。
现在我有两家店了,生意慢慢好了,每年龙抬头那天是最忙的,早上吃饱点,一直干到晚上12点,能剪六七十个。平时客满的时候每天能接个二三十个客人。
赚钱后,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给家人翻新了房子。那老房子原来漏水,老人没法住。

“干啥都不容易,做一行你就得做好”
朱娅清 41岁 干洗店 创业15年
我们这行冬天是旺季,大家都得洗大衣,忙起来就得熬夜。但忙就是活多,开心。
古煜 28岁 不二酒吧老板 创业5年
我因为上大学来的北京,2014年6月份毕业,开了酒吧。
打算开店的时候其实没有钱,百分之九十的钱都是我借的。开业那天,账户上只剩800块,或者剩888块,反正数字挺吉利的。
那会我们住店里,二楼是不能站起来的,只有半人高。很多朋友住我们店附近,我就挨家蹭洗澡,让他们帮我洗衣服。
但我总觉得还没来得及受苦,就已经开始有钱了。一个月能有五六千块钱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我很有钱了。
刘治军 32岁 摩托车行老经营者 创业14年
17岁来北京的时候,感觉北京也挺破的。
当修车学徒的时候最困难了,不管多冷的天都得早起,下多大的雨、多大的雪都得去干活。基本上一天干十多个小时吧,那会儿得了腰肌劳损,现在一下雨就疼。
当时很多学徒都很懒,一上厕所就上两个小时。我没有,我就是想着把这活学好了,赶紧自己开个店去。后来同期毕业后,果然我是开店最早的一个。
2005年开了第一家店,因为拆迁搬家到管庄,2012年筹备好后开了新店,压力一下就大了。原来我跟房东关系特别好,房租一年是五千多块钱,搬了管庄房租涨到了五万,十倍啊。
现在收入还行,有了外卖行业后,我们车行跟着也好干,交完房租还能剩个一二十万呢,平时还能跟懂摩托车的人聊天,我们有共同话题。

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普通人的创业故事

杨立敏 46岁 花店经营者 创业11年
我们2007年来的北京,上一家店干了十年,这家店不到一年。工作是很辛苦,但干哪行爱哪行,干啥都不容易,做一行你就得做好。
“我第一个正儿八经的纹身,是给我妈扎的”
程景 26岁 纹身办事处创始人 创业4个月
我在2018年9月份刚刚拥有了自己的纹身工作室。
我第一个正儿八经的纹身,是给我妈扎的。刚开始纹身不是那么成熟,给我妈纹相当于练手了。我妈之前从没纹过身,但当时我说妈我给你纹个身吧,她特别痛快,一口就答应了。
图案是我妈自己挑的,选图案时她倒是纠结了半天,在米老鼠跟史努比中犹豫好久,最后选了史努比。
感谢妈妈的支持,愿意奉献肉身给我。

“躺在一米八大床上问我老公,是不是太奢侈了”
章春凤 50岁 三源里菜市场水产摊经营者 创业20多年
我以前就干水产生意,去过很多地方,比如上海,苏州,长兴等,最后还是觉得北京发展好。1989年来的北京,后来在三源里菜市场干了20多年。
卖鱿鱼海参的时候,它们在秤上都粘住了,特别冷。我的手上、身上都冻伤了,做我们行业的手上有冻疮,是常事。
我们的目标是想把摊子做大,摊子大了东西会更全。不像现在,只能卖贝壳和螃蟹,人家想买鱼就买不了,就走了。这是最伤心的事,没有人家想买的货品啊。
张小华Lisa 37岁 三源里菜市场食材店经营者 创业18年
1999年我姐生孩子需要帮忙,我就来北京了。后来想自己开家店,爸妈为了支持我,把家里的猪和农作物卖了,给了我一万块钱。
因为小时候老看叔叔抓中药,我就用这一万块买了个摊子,干了一年多就被拆了。
2003年,我在三源里菜市场开了自己的东南亚食材店,一天流水只有二三十块钱,一个月后,非典来袭,市场关门。我们带着孩子到另外一个县城租了房子,30块钱一间,住了一个多月。非典解禁后,我哭着说服老公再回三源里。
之后客户市场越做越大,2010年,在北京一年搬过八次家的我终于买了自己的房子。在酒仙桥,150平米,一平米8000,躺在一米八的床上,我还问老公是不是太奢侈了。
第二年,我又把姑嫂三家人接来北京,住在我的大三居室,心里总算踏实了。
老冦 41岁 西府面馆经营者 创业8年
我是93年来的北京,这家面馆我和媳妇开了8年,是一个抗战的时间。
刚开始在胡同,26平米,4张桌子,特别难,开业第一天,我们就卖了九碗面,流水九十多。
但是就干呗,三个月后,流水五百块,到后来,一天营业流水六千多,有时候晚上七点不到,我们的面已经卖光了。
去年年底迎来了一难,胡同里的小店不租给我了,我要么回老家,要么就找更大的店。
找了三个月,找到了西四北大街这家。面积是我胡同小店的5-6倍,年租金贵了好多。
但我面馆开了8年,全身上下也只有三十万。
我就去借,我这边借、我媳妇那边借,找了十几家。问谁借的,到什么时候还,我都拿了个笔记本记了下来,少的拿一万两万,多的拿十万八万。创业者在过去一年也发生了很多故事,有人为了几毛钱的电费斤斤计较;有人跟媳妇保证只有累的时候才打呼噜,结果夜夜打呼;有人几乎抽不出时间陪伴家人以至于亲子关系若即若离。
只要开始创业,不论是大佬还是小创业者,受的苦没有大小。
再小的光也是燃点。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29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