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过针眼的线面加工好赚钱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暴利致富

能穿过针眼的线面加工好赚钱

能穿过针眼的线面加工好赚钱

陈华兴:拉线面比赛现在开始。

陈华兴是线面合作社的社长,这场线面比赛就是他组织的。他之所以举办这次拉线面比赛,就是要比试比试谁的手艺好。对于冠军,他会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其一年的线面,这可是不小的奖励。

为了能拿到第一,师傅们各个摩拳擦掌。他们拿出头天忙活一夜发酵好的面。比赛开始,师傅们把面的一端挂到架子上,另一端凭借木条拉面。线面拉的粗细,长短,全靠手的力度。这不,就有一个师傅由于用力过猛,把架子拉倒了。

记者:这个架子怎么一拽就拽倒了?

福建省福安市穆阳镇苏堤村合作社成员:太用力,太用力了,太紧张了。

拉线面是一门技术活,用的是巧劲。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把面条拉好的。

为了检测师傅们拉出来的线面,他们还使用了一个专业的工具——游标卡尺。

陈华兴:刚好5丝,中间就是5丝,这边上下就达到7到10丝。

记者:你说的丝是什么意思。

陈华兴:10丝1毫米。

记者:10丝一毫米。那这个面有5丝就是说只有0.5毫米。

陈华兴:0.5毫米没错。

线面加工好赚钱
线面加工好赚钱

其实肉眼看上去,师傅们拉出来的线面,差别并不大,实际上,线面的粗细差一点点都是天壤之别。好的线面,两头的粗细不超过1毫米,中间的不超过0.5毫米,总长度不能低于7米。

经过评选,最终一个叫吴友忠的人获得了冠军。

他拉出来的线面长度达到了7.8米,而且每根线面的中间部位直径都不超过0.5毫米。

记者:今天发挥得怎么样?

吴友忠:还可以。

记者:这个手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吴友忠:手艺是从我14岁开始学。

师傅们拉的这些面叫线面,这个名字很形象,就是形容这些面和线一样细。

为了给记者展示0.5毫米的线面到底有多细,陈华兴现场做了一个实验。他说他的线面能够穿过绣花针。

这四根针的针眼一个比一个小,陈华兴真的能让一根面条,同时穿过这四根针吗?

陈华兴:这边手会顺手一点。

记者:第一个穿过来了。好轻松的。第二个呢?第二个也很轻松。下一个呢?这个穿得也很轻松。好,我们穿穿最小的这个看能不能穿进去。

陈华兴:恐怕我眼镜戴起来都看不见,试一下。

这个最小的针眼,陈华兴的线面能顺利穿过去吗?

记者:这个也穿进去了?这个针眼应该就是我们平时缝衣服的针眼。

陈华兴:是。我们的线面就像线一样。

陈华兴用一跟线面,分别穿过了大小不同的四个针眼。陈华兴要求每一根线面都要达到这个标准。

线面是福安的一种传统面食,有着六七百年的历史。苏堤村是为数不多的,保留着制作工艺的地方。

和面。开条。搓小条。上条。最后一步,就是把它们挂在架子上拉出线一样细的面条。

在以前,线面都是手工作坊式生产,人们做了换点零花钱。谁也不会想到靠线面发财。是陈华兴在2010年时用了一个办法,实现了手工线面的规模化生产。三年时间,销售额突破了3000多万元,让原来只是手工作坊的线面发展成了一项产业。

而这一切,还要从有一年的大年三十,陈华兴只能吃得起的一碗面说起。

2004年是陈华兴命运转折的一年。他初中毕业后,做过面粉加工,也贩卖过水果,因为生意做得好,在当地小有名气。2004年,他看好当年桔子行情,拿出全部积蓄200万,承包了一片桔子园。可他没想到判断失误,当年橘子数量供大于求,价格降到几毛钱一斤都没人要,陈华兴几乎亏了个精光。

2004年,陈华兴正好40岁。很多人都说他这次肯定翻不了身了。

为了糊口饭吃,陈华兴就一个人跑到河边去挖笋换点零用钱。挖笋本不用多大力,但那时候他却用力地挥着锄头,使尽全身的力气发泄。

陈华兴:挖下去的时候,特别要用力气一样,重一点,喊一下,人就感觉到很轻松那样子。不是被人家说不行就不行,我肯定要争一口气,我一定要,自己要坚强下来。

转眼就是大年三十,别人家都吃着大鱼大肉。然而陈华兴的家里却无肉下锅。妻子就用清水,给他煮了一碗清汤线面。

妻子:不管日子再怎么穷,这一碗线面都是少不了的。那时候生活比较困难,像好的,想吃什么,都只能想想而已。

可就是最落魄的时候,妻子端上来的这碗面,让陈华兴眼前一亮,找到了重新翻身的机会。

陈华兴:就是每家每户,过年都需要线面。浙江跟福建,这个沿海地区这一带,都有这个习俗,我一直考虑,线面这个行业一直做下去,肯定会赚钱。

福建东部和浙江地区有吃线面的习惯,大年初一吃上一碗线面,更是他们的传统。当时只有陈华兴所在的苏堤村还保留着制作线面的手艺。陈华兴心想,自己会做线面,又不需要太多本钱。干嘛不试一试呢?

从2005年开始,陈华兴做起了线面生意。他每天凌晨就起床和面,迎着第一轮太阳晒上第一挂面。那个时候,他做什么都比别人卖力气。很多人嫌路途远,不愿意去送货的地方,他都抢着去。他当时心里只抱着一个念头:只要“肯去做”总有一天能翻身。

每次送完货,为了不空着车回家,陈华兴还要去一个地方——废品站。

他发现在穆阳当地有鞭炮厂,需要废报纸做鞭炮皮。从外省运回来一斤能赚2毛钱。就是这2毛钱,陈华兴都不放过。

陈华兴:只要我肯去做都会赚钱回来,废纸店里面,逛一下,看一下有废纸,我都把它拉回来,不管这个小钱,大钱我都要把它多赚一点回来。

靠着辛苦,陈华兴慢慢地积攒起本钱,有了自己的加工作坊,还给线面做了包装。卖到了闽东和浙江等地区。到2010年,5年时间,陈华兴靠着线面积攒了五六十万。

然而这时候,却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让陈华兴火冒三丈;可这也是这件事情,让他因祸得福,成了当地线面销售的龙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从2010年开始,当地做线面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村里每家每户都开着线面作坊,竞争激烈,打起了价格战。7月份的时候,陈华兴和浙江的一位老客户初步签订了20万的订单,却因为拼不过价格,被这个叫黄志大的人生生地给抢跑了。

黄志大:大家挤一个市场,要倒霉,大家倒霉,不可能我不卖,让你卖,然后我这个面坏了,作为倒霉蛋。

为了抢线面的销路,人们使劲降低价格。甚至有人在一包面的分量上偷工减料。

黄兴龙:比如说一斤四块,我减掉半两,两毛钱,你把我价格移了两毛钱,也是一样的,消费者就不知道,就是一包面条。

陈华兴:从3元2角降低到3元1角,后来又降下来就降到2元4角,最多一斤要亏3-4角钱。

为了留住客户,陈华兴的线面价格也是一降再降,到了2010年底一结算,他几乎没有赚到钱。

陈华兴想,再这么恶性竞争下去,线面这个产业就倒了。与其各个经销商单打独斗,不如合起来抱团发展,不但能稳定线面的价格,而且还能借助彼此的销售渠道,握起拳头打出更大的市场。他决定牵头成立线面合作社。

陈华兴去游说村子里的线面加工商。大家对抱团发展都赞成。却对一个问题有很大分歧,让合作社迟迟办不起来。就是这线面的标准该听谁的。当时,线面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具体该听谁的,大伙都不服气。

陈浩强:特别是做得大的几个,更容易互相不服气。主要是自己也有这个本事,大家都觉得自己比较牛。

僵持不下的时候,陈华兴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吴友忠,是当地有名的线面师傅。

每天凌晨两点半,吴友忠已经把面和好,开始开条。为了加快速度,吴友忠找来妻子帮忙。对于力道的控制,全凭吴友忠手上的感觉。经过一个小时发酵,制面最紧张的环节马上开始。吴赞忠能很好的控制上条的速度,拉出的线面,细长,均匀。

陈华兴:他因为在我们村里面做线面的,第一能手,要把他拉进来。

郑中:在这村庄他不认第一的话,也没人敢认第一,就这样子。

吴友忠的手艺好,在村里他的线面收购价格是最高的。所以很多人都想跟他学手艺,这让陈华兴想到了一个办法。

陈华兴找到吴友忠,邀请他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加入合作社,并承诺高价收购他的线面。而对于之前的价格战,吴友忠也深受其害。所以面对陈华兴给他的条件,很感兴趣。

吴友忠:参加这里面,有一个靠山,销路什么的都比我们个人好。

把吴友忠拉进了合作社,陈华兴又在当地举办了一场拉线面比赛。他承诺,凡是比赛获胜的前三名,都会高价回收他们的线面。这个奖励,吸引了村里很多线面加工商参加。

比赛当天,吴有忠当仁不让地夺得冠军。

在比赛现场,陈华兴宣布吴友忠已经加入合作社,今后合作社的线面就按照吴友忠的标准执行,他会亲自指导社员制作线面。在活动上,他还向大家说明了打价格战的利害,希望大家能加入合作社抱团发展。

没想到,陈华兴这番话,第一个打动的竟然是抢他订单的黄志大。

黄志大:其实我们打价格战,就是打我们自己兜里的钱。其实我们这个产业,就因为打价格战,我们走起来真的很难。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37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