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蘑菇创业就是要让卖蘑菇创业户赚钱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卖蘑菇创业就是要让卖蘑菇创业户赚钱

卖蘑菇创业就是要让蘑菇种植户赚钱

2014年11月,记者来到江苏丹阳采访,此时正是食用菌生产的旺季,农户加班加点采摘,非常忙碌。当地最大的食用菌种植企业是姜建新的,他一天的产量就能达到50吨。但是当记者来到他的种植基地时,却没有看到菇房,也没有看到繁忙的采收景象。
姜建新:“现在工厂和原来是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以前下半夜1点多钟要起来,起来装袋子,还累得不得了,现在只要8个小时,不要多干了。”
姜建新的食用菌是怎么种植的呢?
姜建新带着记者走进了种植车间,这里的温度湿度等全部自动化操控,100多间种植室,只需要10多个工人管理就够了。
种植车间内是食用菌的海洋,一天时间这里就能生产50吨,如果按人均消费半斤来算,一天产量就能供20万人食用。成熟的食用菌,全都通过传送带自动传送,然后进行包装运输。
3个小时后,这些食用菌就会出现在苏州、上海等地的批发市场,第二天姜建新的食用菌,就能走上人们的餐桌。现在,姜建新一年的销售额超过1.5亿元,不光自己事业做得大,他还带动了当地1000多户农民致富,一提到姜建新,大家没有不佩服的,都尊称他为“菇王”。
食用菌种植户蒋和福:“肯定是菇王了,农户跟在他后面,几十间甚至上百间菇房都有了。哪一个人不佩服呢?领着我们这些人挣了钱了,对吧。”
食用菌种植户程家平:“老百姓送他一个外号叫菇王,他做得老大最大,为老百姓考虑,他很有号召力的,一呼百应,都靠他发财了,哪个不感激他呢?”
现在人人佩服姜建新,但姜建新告诉记者,其实以前根本没人看好他,连他自己也不敢想,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
姜建新:“原来我用的自行车,就是像这种自行车,和这个一模一样的自行车。”

卖蘑菇创业
卖蘑菇创业

姜建新说,他的创业故事是从一辆自行车开始的,1982年他开始种食用菌,那时候他骑着跟这一样的老式自行车卖货,后座上要挂3个竹筐,筐里满满地装上200多斤货,骑1个多小时才能到市场,一天他要骑4趟6个小时
姜建新:“夏天天气热,屁股就磨出泡来了,裤子穿得少,屁股上都磨破了,很疼的,到了冬天的时候呢,零下十几度,你这个菇都要卖出去的,没办法,你这个手上全部是冻疮,手两边,肿得很大的。”
骑着自行车卖蘑菇,姜建新一骑就是7年。1996年姜建新成立食用菌公司,但是没有人看好他,因为他做生意的方式太特别了,别人都是想尽办法赚钱,而他却经常会干些赔钱的买卖。
姜建新的同学翟玉林:“他跟正常人还是有点不一样,一般人不会这样,一般人都要看准了,要做有钱赚的买卖,这是生意人的常识。”
姜建新的邻居袁一川:“做生意亏本这个生意总是不做,用我们的土话来讲,骂也来,打也来,亏本生意做不来。当时议论的人多了,有的人说他傻,有人说他神经有问题。”
姜建新为什么要赔着钱做生意?他又是靠什么方法盈利,换来今天的亿万财富呢?
姜建新是丹阳市皇塘镇的农民,1982年开始种食用菌,他起早贪黑拼了命地种菇卖菇,当地人都说,他是个从鸡叫干到鬼叫的人。
姜建新的邻居袁一川:“鸡叫做到鬼叫,我们用当地话来讲,早晨天不亮公鸡打鸣,那个时候就开始要做了,晚上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用这边的老话说,就是鬼出没的时候,他才能休息。”
姜建新的妹妹姜小红:“当时我哥哥听了笑一笑,他说不苦,天上不会掉馅饼下来,苦一点我能挣到钱。”
靠着吃苦耐劳,干到1996年,姜建新一年的销售额达到200多万元,他也成了村民羡慕的对象,但是一场危机却在向他慢慢逼近。
这种食用菌叫草菇,生长期短,只要15-18天,1996年,姜建新开始用温室种植草菇,看到种草菇见效快能赚钱,很多农户也想跟着他种,这让姜建新有了新思路,他生产菌种卖给农户,并且指导种植技术,农户赚钱了,他也多了一项收入。原本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但是到了2002年,却引发了一场危机,种草菇的农户越来越多,产品在当地不好卖了。
食用菌种植户黄培祥:“当时便宜的时候2元一斤,3元一斤也有,这个就不赚钱了,这个要比成本价还要便宜几元。”
记者:“当时你们要卖到多少钱能够本?”
食用菌种植户黄培祥:“当时的成本的话,当时要卖到5元以上才能保本。”
食用菌种植户陈玉珍:“下雪天我们苦。”
记者:“怎么苦?”
食用菌种植户陈玉珍:“不好拿出去卖,路都没有,用板车拉出去,拉到凌家塘市场去卖,2.5元一斤,2元一斤,只要能卖掉,有的时候还要倒掉的,那个时候销量不好。”
农户都是跟着姜建新干上这行的,很多人都是借钱盖的菇房,大家赚不到钱都埋怨姜建新,看着农民白忙活不赚钱,姜建新心里也不是滋味,如果销路不解决,以后没人买他的菌种了,他也觉得无颜面对乡亲,下一步他该怎么办呢?
这里是常州市凌家塘批发市场,距离皇塘镇20多公里,2002年时候,姜建新和农户种的菇都在这里销售。姜建新一天的销量有2吨,因为量大品质好,也有老客户,他的菇不愁卖价格也高,但姜建新却决定,放弃这个培养10多年的市场,因为他每天的产量占这个市场的一半,如果他撤出,农户的菇价就能回升。
姜建新:“不做出这种决定,两败俱伤,造成很大的损失,特别是农民,他们是很不容易的,对吧?”
记者:“不忍心?”
姜建新:“对,不忍心。把市场让出来吧,让出来给农民吧,然后我们到较远的地方去开发市场。”
不在常州销售,要舍近求远去闯上海市场,这不光要增加运输成本,而且能不能卖出去也是个未知数,姜建新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他没想到,后来面临的状况比他想像得更残酷,而且他还做起了赔本的买卖。
姜建新的员工荆书海:“亏本哪个人理解?你做生意为了赔本做生意?当时都不理解。”
那段时间,姜建新整夜都睡不着觉,愁得头发都一绺一绺掉下来了。
姜建新:“头发都一块一块掉下来。”
记者:“什么地方?”
姜建新:“就是这个头顶,斑秃,剩下不多,掉了有50%。”
姜建新到底遭遇了什么事?后来他又是如何走出困境,打造出一家年销售额过亿元的企业呢?
2002年12月,姜建新来到上海,他拿着草菇样品到批发市场推销,说尽好话希望别人买他的产品,但客户都有长期合作对象,姜建新又是外地来的陌生人,费尽力气也没什么效果。
姜建新:“一家挨一家的推销,凡是在卖食用菌的,我们都要进去试一下,菇的市场是不是上海能打开,对吧,很着急的,吃饭都过了点,也不觉得饿。”
上海的冬天,又湿又冷,姜建新冻得发抖,他顾不上吃饭,经常饿着肚子在市场转悠,一转就到后半夜。找不到客户,他就到附近的小旅馆睡一会,第二天接着再去。
推销了一个多星期,姜建新终于找到一个大客户赵行红,赵行红看姜建新的菇品质好,就和他签下一年的供货合同,一天3吨,姜建新看量大,就订下了优惠价,每斤7元钱。
回到丹阳,姜建新马不停蹄开始备货,他的菇产量不够,还到农户家里收购,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姜建新:“像这个大小,这样子的。”
记者:“这是成品?”
姜建新:“对。收购以后马上价格高起来了,结果收的8元一斤,上海订的价格是7元一斤,这样倒赔1元钱一斤。”
记者:“这样的话你还要收吗?”
姜建新:“不收不行,刚刚进入上海,你要保持这个信誉,你不然的话,后面怎么弄?”
当时因为姜建新退出常州市场,农户的菇价迅速回升,零售价一斤8元,他卖到上海是批发价每斤7元钱,卖一斤就要赔上1元钱,但他还是一咬牙收。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后来有农户听到了消息,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食用菌种植户蒋和福:“一开始是肯定不相信的,这个市场让给我们,到别外去发展,总归有一点挣钱的余地,他们亏了钱我们也不知道了,对吧?那个时候,后来才听人家讲的。”
食用菌种植户程家平:“听到他还要亏钱,这个时候心里好像也过意不去,你那边不就少发一点就行了吗?他为什么多发,还要亏钱呢?”
很多人劝姜建新中止合同,这样赔钱做生意太傻了,但姜建新不愿违约,更不舍得放弃打开上海市场的机会。原本他以为,这样的状况过上一两周就会好转,但是一连2个月过去了,他依然在赔钱。
姜建新:“咱们做这个是赔本的买卖,对吧?也犹豫,犹豫过,后来还是,上海也不好交待,这边老百姓也承诺了,怎么办?咬咬牙,还是收。”
记者:“最大的承受能力能撑多久?”
姜建新:“这个没想过,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斤赔一元钱,一天收农户1吨菇,就要赔2000元,一个月就是6万元,更可怕的是,姜建新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那段时间他愁得睡不着觉,头发也开始脱落。
姜建新的女儿姜雅:“掉头发是后期有点严重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块一块头顶,它有局部一块一块脱落,就是所谓的那种斑秃,很心疼,非常心疼,然后去医院看了回来,每天给他涂药上药。”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446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