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母返乡种植无患子,种植无患子创业年售千万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为父母返乡种植无患子,种植无患子创业年售千万

为父母返乡种植无患子创业年售千万
吴思进:小心啊,开始。
记者来采访时,吴思进领着村民们正在采收的这种果子就是无患子。
记者:好多。
吴思进:好多,大丰收,大丰收。
记者:摘这个果子这么费劲。
吴思进:哎哟。
用脚踹树、爬树、摇晃树枝,或是用棍子敲打,还随时可能被掉落的无患子砸中。这个季节采收无患子,对人、对树都很折腾。
吴思进:采收是10月份中旬采到第二年的1月份。11月中旬最好。底下铺个网,铺个网一打下来全部在网上,把网拉起来比较方便。现在因为接近尾声了就没拿网去弄。
记者:人上树这样晃,对这个树有破坏吗?
吴思进:不会的。
我国长江以南的很多地方都长有野生的无患子树,可真正了解无患子用处的人却很少。因为吴思进2012年下半年的一个发现,短短2年时间,在他的老家,无患子的种植面积就达到了2万亩,当地政府还制定了连续5年每年发展1万亩的目标。曾经无人问津的无患子成了当地很多村民心目中的摇钱树。
江西省金溪县经济作物局副局长姜吉良:无患子这块。他提出来以后,我们县里面领导,对这个做了调研,这个无患子在未来发展中前途很大。
江西省金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王彬:他应该是在我们本县,或者说乃至在全国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这种产品的。
江西省金溪县琅琚镇枫山村种植户洪飞马:在我们考察以后,才知道这个东西是有哪些方面的好处。我们肯定会赚钱。
吴思进靠无患子在当地一举扬名,他几乎倒闭的公司也起死回生。2013年,吴思进干脆给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起名吴患子。
高中同学刘卫民:他姓吴,无患子也是姓“吴”,你儿子干脆叫吴患子得了。再加上我们本身这个企业也算是他培养的一个儿子,所以说他两方面都得到。
在吴思进的手中,无患子究竟能做什么呢?采访时,吴思进让记者把口红涂在他手背上,做一个实验。
吴思进:它这个去污能力很强的,也是纯天然的。这个很黏的。主要是靠这个皮里面的那个皂苷清洗的。
记者:擦掉了。

种植无患子创业
种植无患子创业

吴思进:是,放在矿泉水里试一下,捏一个下去,你摇一摇,用力摇。
记者:很多泡泡,这个是哪儿来的?
吴思进:就是这个皮里面出来的泡沫,纯天然的泡沫,像我们现在好多沐浴露(的泡末),是石油里(提炼的)发泡剂。(但)这个是天然的泡沫。你看,泡泡越来越丰富了,这就是纯天然的肥皂。
那么,吴思进是如何靠无患子赢得财富的呢?
上海,吴思进打拼了18年的地方。高中毕业后他就来到上海,从工地上的一个搬砖小工,变成了有600多工人的建筑老板。2010年的国庆节,吴思进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家人,独自回了一趟老家江西,这一去,他却决定放弃上海的一切,不再回来。

吴思进之所以做出这个举动,都是因为三个月前,他从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口中听说了一个捡钱的行业。
吴思进:我同学他说,我现在在捡钱一样的。那几年真的是做得很疯狂。那个时候整个行业是一直在往上升。
叶东明,就是吴思进口中的那位老同学。2010年7月的一天,叶东明到上海出差,多年不见的两个老同学相约见了面。吴思进只知道叶东明在老家金溪县办了企业,但具体做什么,他并不清楚。
吴思进:我就问他,你做什么东西,他说做香料。金溪县那时候香料很有名,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香料。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我说香精香料,他说不知道,我说精油你知道不,他说明白了,精油知道。
老同学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吴思进吃了一惊。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我们精油我们基本上是出口的。我们是用那种铁桶的,一桶200公斤的装,他说你用桶子装精油啊。
吴思进:当时一瓶玫瑰精油卖到800多元钱,5毫升。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小瓶的价格,我大概是2角钱。(打比方)2角钱的成本,可能要卖20元这个样子。相差50到100倍。他吓一跳。
吴思进的老家金溪县被誉为“华夏香都”,有香精、香料企业30多家,但当时都是生产原料和半成品,其中就包括叶东明的企业,没有一家企业生产终端产品。原料和终端产品之间有着巨大的差价,听老同学这么说着说着,吴思进就动了转行回家的念头。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我当时自己也想搞,但是没这个精力。我说我们金溪全部是做原料的,我说你来做这个东西做化妆品,肯定好。
吴思进:我也知道建筑这方面不可能一直会这样下去的,要搞个实体、实业。这个利润是还好,是可以值得我最起码不会亏本去做。而且我同学他又懂。
2010年国庆节回老家考察,一个月后吴思进就转让了自己在上海的建筑生意,到老家租地建厂房,这让当初鼓动他回家的老同学叶东明也很意外。
江西省金溪县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叶东明:只是让他有个这个概念,自己去想一下。我当时也没想到他那么冲动。
吴思进:反正我看准了就干,说干就干,如果去犹豫反而做不好的。
吴思进做梦也没想到,他为这次冲动的转行付出了惨痛代价。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他不仅花光在上海打拼18年的全部积蓄,还负债百万,陷入了人生的谷底。
吴思进的姐姐吴九香:一个建筑怎么搞成做成化妆品这个行业上来了,根本都不懂。走这条路真的是走反掉了。
不管别人如何不理解,吴思进下定决心不回上海。他如此坚决的背后,还因为一份情。而当初支撑他闯荡上海的,也是这份情。
这里是吴思进的老家,他的家曾是村里最穷的。父母常年有病,姐姐、弟弟很早就辍学了,家里一直靠借钱供吴思进读书。吴思进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读高中时还被同学们叫做“数学家”。
高中同学周秋梅:我们男女同学之间不怎么交流的,但是就是因为他数学成绩好我记住了他。特别好才会记得住。
不成想,吴思进却在高考时发挥失常,没有考上大学。家人都劝他补习一年,再考一次,他却选择外出打工。
吴思进:我做梦都想上大学。没有钱怎么上,没办法。家里真的供养不起我读书了,我知道已经是举步艰难的那种地步。如果我再去读书,父母的压力相当大,我出去打工,最起码我这边还可以养他们。
连吴思进自己都想不到,自己这一走,却在上海成了身家千万的建筑老板。
初到上海,吴思进只是建筑工地上的小工,省吃俭用,第一年攒下了1000元钱。他把一半寄给老家的父母,另一半报名参加了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函授班,报完名兜里就只剩6角钱。
吴思进:剩下6角钱,一分分加起来买盐,但是人家不卖给我,他说懒得数,所以面条吃淡的,没有盐的,吃了几个月的榨菜。
高中同学周秋梅:他自己回来有跟我们同学讲过了。说是有睡过天桥下面,就是达到这种程度。
吴思进:如果我不去读建筑学校,我就不会看图纸,也就当不了管理人员了。我那个时候干活也不觉得累,我是从早上做到晚上都不感觉累的。
这是当时的吴思进,他一边打工一边读书,很快学会了看图纸,他的努力被老板发现,开始让他从事管理工作。1998年,吴思进当了包工头,2000年,他自立门户,2007年,他手下员工已经有600多人。
日子早已苦尽甘来,但有一件事始终让吴思进很揪心。父母的身体越来越差,几次到上海治病,却又怎么都不习惯在上海住,坚持回了江西老家。吴思进也就产生了回老家创业的念头。
吴思进: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父母亲,家里没人照顾。如果这次我不回来,(父亲的病)很麻烦的,好几次都是我及时抢救,发现他然后送到医院里才保住了命。我还是想回家创业。
2010年11月,吴思进回到老家金溪县二次创业,生产化妆品。可当他投资600万元,租地建厂房时,才发现自己对生产化妆品根本不懂,而他原本以为能帮上忙的老同学其实也是门外汉。
吴思进:半成品跟这个成品是完全两个概念。他只懂一些原料,对这些化妆品包装材料,对这些化妆品配方,都是门外汉,没有一个人懂。
吴思进在上海打听到一个能帮自己的人。谷雷,上海人,从事化妆品行业十多年,2011年年底,谷雷刚好从上海的一家化妆品公司离职。可是,能不能把他挖到自己的老家来,吴思进心里也没底。
可两人第一次相约见面,谷雷就答应吴思进,跟他回江西一起干。当时,吴思进告诉谷雷,大家一起创业,还答应给谷雷一定的股份。
谷雷:在那边如何去开展工作,这一块我当时心里没谱说实在的,但是就建立在对吴总的一个信任上。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了。
2012年初,随着谷雷的加入,吴思进逐渐建立了自己的技术团队。
吴思进首先把目光锁定在国内化妆品行业正时兴的手工皂上。一块冷制法制作的手工皂,制作周期一个月左右,不含化学清洁剂,价格是一般肥皂、香皂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48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