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菊花,种植菊花一朵价格5元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农村创业

种植菊花,种植菊花一朵价格5元

种植菊花一朵价格5元
这是位于江西省婺源县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名叫上晓起,全村只有不到100户人家。因为不通公路,村里的人们都在想办法离开这里。然而,2004年上晓起村却引起了一位考古专家的注意,并且很快就从省城南昌搬来这里住,村民们都觉得很蹊跷。
叶春生江西省婺源县晓起村村民:具体他什么目的我们也不大清楚。
何菊兰江西省婺源县晓起村村民:大家是说不知道他在这里来搞的什么名堂。
汽车开不进来,上晓起村的村民生活极为不便,建个房子,所需的材料还要雇人用板车拉进来,成本高出不少,所以村民都不愿意留在这里。但是,这个名叫陈文华的考古专家在上晓起村一呆就是五年,而且花光了他几乎所有的积蓄,一直也没得到回报,直到2009年秋天,他找到了一样东西,而且一斤的价格高达5000元钱。那么,陈文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在上晓起村又究竟找到了什么呢?
陈文华今年75岁,1958年大学毕业他就到江西省博物馆开始考古工作,曾经担任过江西省社科院的副院长,全国政协委员。1981年他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每期都被哈佛大学订阅参考,他也被国际学术界称为“中国农业考古第一人”。退休之后,陈文华仍然在国内外四处考察讲学,结果在上晓起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他因此决定要搬到上晓起村去。

2004年春天,陈文华刚到上晓起村不久,就向村民宣布了一件事,顿时打破了这个偏僻小山村的宁静。
陈文华:我就规定,我每年保底600斤稻谷的收入,你就坐在家啥也不干,我再亏,我赔你600斤稻谷。
上晓起村的村民过去都是自己种地自己收,陈文华提出每年一亩地给600斤稻谷的保底收入,这样的好事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叶春生:我们种一亩地也大概种800斤左右,一下子给你600斤,除了农工,肥料,牛工什么之类的,扣了也不过是600斤,还要自己去种,你不种了还要得到600斤,那老百姓肯定是开心的。
村民:什么力都不用出了,就是收割的时候分稻子600斤拿回家。
自己的地不用投入就能白得600斤稻谷,如果帮着干农活,每天还能领到20多元的工钱。很多村民不相信这是真的。等到秋天稻子收割完,陈文华的承诺全部兑现,这些村民才纷纷把地交给他种。
陈文华:开始是30户,后来变60户,最后变了70多户,我整个村也不到89户,那后来他们也搞什么奔走相告,这划得来,这是一个傻子,这个教授有点傻乎乎的,他是一定亏。

种植菊花
种植菊花

村民们弄不明白,一亩地最多可以收获800斤稻谷,给了村民600斤,剩下的200斤陈文华难道会卖出天价来收回成本?结果那年陈文华赔了3万多块钱,有的村民甚至开始嘲笑起陈文华来了。
方日德:陈教授他还是要这么做,确实是个傻教授,人家跟他说了,600斤稻谷,还要去掉牛工,去掉人力工。
叶春生:当时就有人说了,这个傻教授,真的是傻教授了,哪有600斤的稻谷一亩田的。
陈文华并不在乎这些,他还兴高采烈地叫人把稻草堆成几米高的草垛,这又让当地的村民感到奇怪。直到今年,陈文华还一直这么做。
王新民:也好多年没堆了,就是可能二三十年以前,那个也是养牛堆这个。
何菊兰:陈教授怎么回事,他脑袋里怎么这么想,那个稻草还要一堆一堆的把它堆起来干嘛。
上晓起村早就改用液化气烧水做饭,村里又没人养牛,稻草已经没有什么用处。陈文华为什么还要花钱请人堆稻草垛?
接下来的两年,陈文华依旧是赔钱请村民种地、堆稻草垛,村民也逐渐习惯了这个考古专家奇怪的举动。可是,到2006年,陈文华又做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这次,连他的老伴也不能忍受了。
程文茜陈文华的妻子:不断超出我的想像,他停不下来,他就像穿上了红舞鞋,不得停的,但是这个不得停要有一个限度对吧,我又不知道这个限在哪里。
程文茜原本在省城南昌过着很舒适的生活,她本来就不太同意陈文华到上晓起村来,不停地贴钱种地、堆草垛,没想到还要拿5万多块钱去买村里一栋破破烂烂的老房子。这让程文茜很难理解。
程文茜:我是比较现实一点的,我觉得买这种老宅子干嘛呢,而且是不能住人的,当时是根本不能住人的,当然比较便宜,但是你买它干什么?我们家可能在这里住吗?
陈文华:外头是黑不溜秋的,背后也是残破,里头就是几间木头房子,地呢还是泥巴地。
更让大家想不到的是,陈文华买下这栋老房子后,还花了比房价高出五六倍的价钱来改造,但外面看上去没有一点效果,还是破破烂烂的。村民们又一次见识了陈文华做事的古怪。
何菊兰:他脑袋想什么我就不清楚,我也讲过,他那样子,我感觉不如做一个新房子。
陈文华:他们也感到好奇,无法理解,所以当我把那个房子,一个破房子改造了以后,他们纷纷跑来参观,感到很惊讶。
到2007年年底,陈文华赔钱让村民种水稻已经连续4年,购买和改造老房子又花了他40多万元,村民们开始怀疑陈文华的动机。他为什么要赔钱让农民种地?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上晓起?难道这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个享誉世界的考古专家,因为一次意外的发现,从此留在了一个偏僻的山村。五年时间找到什么,一斤敢卖五千元。致富经继续为您讲述,考古专家在偏僻山村的财富故事。
2004年,考古专家陈文华来到江西省婺源县的上晓起,他赔钱让村民种水稻、堆稻草垛,买破旧的老房子……四年时间,陈文华在这个不通公路的村子赔进去60多万元。一连串奇怪的举动让村民对他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很多人也在猜测,陈文华为什么会看重这个偏僻的山村?难道这个考古专家在酝酿什么大举动。
陈文华看上上晓起村是在2004年的春天。他应邀到婺源县参加一个国际茶文化论坛,会议期间,他到上晓起村游玩,在村口的一座老房子,陈文华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让他激动不已的宝贝。
陈文华:那我搞考古出身,就特别感兴趣,因为根据古农书记载,说元朝的时候江西山区曾经有过用木头做的一种九转连磨来加工茶叶,没想到600年以后,这山区里头还有这个东西。
就是这个用水力带动、木头做的制茶机器,让陈文华这个农业考古专家惊喜万分。本以为早已绝迹,没想到在上晓起的茶厂里看到了,而且居然还在运转。在陈文华眼里,这就是一个活化石,他兴奋地当时就要去县里建议把这个文物保护起来。
陈文华:当我转身出了这个厂的门口,回头一看。那有两棵400多年的古樟树,弯到水面上,一湾碧绿的塘水,然后潺潺的流水,青山古树流水,再加上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风景美极了,当时突然心里一动。
发现宝贝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眼前又呈现出一派古朴幽静的景色,陈文华这个考古专家突然有点冲动:干脆自己花钱来保护这个有特殊价值的宝贝。
陈文华:实际上它体现了古老的制茶的传统工艺,按现在的术语来说叫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搞考古,搞历史,特别看重这个传统。
陈文华很快租下了原本破烂烂的茶厂,利用那套古老的制茶机器,把传统制茶工艺恢复起来,他知道,如果将这些传统工艺与上晓起优美的田园风光结合起来,一定能吸引更多的游客。
陈文华:因为他已经腻烦了城市那种嘈杂,那种水泥森林,好久没过这种田园生活,很多人说到了这里好像重回了童年,都想起童年在农村过的生活,感到很亲切。
婺源县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旅游景点很多,陈文华觉得,上晓起村不通公路,就是它最大的卖点。他要打造出自然、纯正的古村落的田园风光,加上典型的徽派建筑群,形成一个他心目中的世外桃源,以此来吸引文化层次较高的那些游客。
同时,陈文华还利用他在社会各界的影响极力推广上晓起村,很多人慕名而来,陈文华才买下那栋老房子。婺源在古代隶属徽州,这栋老房子就是200多年前的民宅,白墙灰瓦,是典型的徽派建筑。这样的房子在陈文华眼里同样是宝贝,他保留了房子古老的韵味,增添了一些设施,改造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客栈。
陈文华:因为这个村很小,一转半个钟头,不到一个钟头就走完了,就走,但是这个村要住下来,才能够更体现它这个自然美,特别是晚上,它幽静,流水潺潺,早晨鸟语花香,所以很多游客真的是流连忘返。
客栈生意越来越好,村民们这才发现,陈文华其实并不傻,于是,他们也照样子开起了餐馆旅店。可是不久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不通公路影响了他们赚钱。
何菊兰:没有马路你怎么富裕起来,我跟你说底下的话它过节开200元钱一个房间,400元钱一个房间都有人住,你就开50元他都不住,你怎么办?
何菊兰是村里开饭店比较早的人,他所说的底下就是离上晓起村一公里远的下晓起村,那里每天都有旅行社带来成群的游客,原因就是因为通公路。而上晓起村不通公路,导游嫌麻烦,都不愿意带游客进去,所以村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公路修到家门口。
何菊兰:我是听到大家都这样说,如果要修马路的话家家户户,搞了他的地,按照那个政策来说多少钱,大家都同意。
村民:老百姓就是希望,你做你的生意,或者说有一条马路来更好,群众就更加心满意足了。
村民开始不断地去找相关部门反映,要求修公路,但陈文华却非常反对这点,一旦公路通了,汽车一进来,他就会前功尽弃。
陈文华:你要破坏那个东西,我来开发就没有意思了,没有价值了,是不是,我是无非追求这种原生态的田园风光,保持历史的韵味,一条公路一进来,闹哄哄的上来,就把你原来幽静的环境就破坏掉,破坏了这个村就没有价值了。
在陈文华的眼里,上晓起村惟一通往外界的那条石板路,同样也是上晓起原生态风貌整体的一部分。
陈文华:我想因为有这条青石板路,就把这个商业大潮的喧嚣挡在一公里之外了,我们踏进这条古道就好比走进历史,就进入了明清时期这个徽派文化的一个氛围。这上面就是上晓起村。
陈文华心里也很清楚,因为不通公路,上晓起村原生态的古村落风貌才能够保留下来,一旦公路修进村里,原生态的风貌就会全部被破坏,他四年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但是没有公路进来,到上晓起村的游客不可能很多,他要通过发展旅游带动农民致富的想法就看不到希望。修不修路,成了陈文华最大的难题?但谁也没想到,一年后,陈文华拿出了一样东西,最高价一斤能卖到5000元钱,就是这样东西平息了村民关于修路的争论。陈文华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享誉世界的考古专家,因为一次意外的发现,从此留在了一个偏僻的山村。五年时间找到什么,一斤敢卖五千元。致富经继续为您讲述,考古专家在偏僻山村的财富故事。
农业考古专家陈文华在江西婺源的上晓起村意外地发现了古老的传统制茶机械,并被这里的田园风光所吸引,他决定要把这个偏僻山村打造成他心目中的世外桃源,但却和村民产生了冲突。
村民要修路方便做买卖,陈文华却要保护村里的原生态风貌,经历了连续五年的赔本,他还是没能找到好办法解决这个矛盾。就在2009年10月,陈文华终于看到了希望,因为这回他卖的一种东西,价格高达5000元一斤。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卖这么贵呢?
2008年,陈文华正为村民要修公路弄得焦头烂额,他的一个朋友来到上晓起村,这个人的一句话让陈文华找到了能卖出5000元钱一斤的东西。
陈文华:去年年初,有一个朋友是茶商,那么他告诉我,他每年都要到黄山去收购白菊花,而且他说这个白菊花光在南昌市他每年就要销售两万斤,全国销几十万斤,销路很好。
朋友的话提醒了他,上晓起离黄山很近,那里大量种植白贡菊,经济效益也不错。所以陈文华从黄山买来白菊花苗种到地里,但是一个多月后,白菊全部被洪水淹死了。
陈文华:到5月份的时候,中下旬江西是雨季,连下20多天的雨,积水,底下那个小溪就变成山洪爆发,淹了马路了,田都淹了,那一涨水,连着三天那个菊花田,淹它三天全淹死了。
幸运的是,当时陈文华还买了一些黄菊花苗,作为点缀种在进村的路边供游客观赏,没想到这些黄菊花长得特别好。既然没有白菊,陈文华就让工人烘干了几斤黄菊,但却很少有人来买,可是这个叫吴根忠的人却发现了它的价值。
吴根忠陈文华的朋友:一喝这个菊花这个口感非常好,一喝下去,一个是它这个花型特别漂亮,泡在杯子里面比较饱满,第二个回味甘甜,也不像一般的我们经常在外面有时候也喝另外药用的那种菊花。
吴根忠也是陈文华的朋友,他在南昌市开了好几家茶艺馆,对品茶很有心得。听到朋友夸奖自己的菊花,陈文华挺高兴,反正也卖不掉,他就把当时所有的黄菊花都送给了吴根忠,没想到在南昌的茶叶界引起了关注。
吴根忠:当时我就带了几斤,带了我们茶艺馆去喝,然后当时大家都很喜欢,然后就是没有几天吧,基本上货就卖完了,卖完以后还有的朋友打电话来要。
陈文华:花朵的形状是一个球状,而且它的花瓣呢很紧密,基本上超过一半的球状的,那么这种花我们一般是作为特级的,一朵就可以泡一个玻璃杯。
记者:像这个特级做成干花得卖多少钱?
陈文华:如果说很标准的一朵,我们零售价可以卖到5元钱,那么一斤大概是1000朵。
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菊花吗?离上晓起不到100公里之外的安徽黄山遍地都是,最多也不过100元一斤。菊花是我国十大名花之一,全国各地几乎随处可见,菊花也是我国传统的常用中药材,有很高的药效,长期饮用能增强人体品质。但是,一斤菊花,陈文华居然敢卖5000元,这么贵的菊花能卖出去吗?
2008年试种黄菊成功,陈文华觉得自己离成功不远了。面对菊花的市场竞争,陈文华决定只做精品菊花。
陈文华:就是说只是生产高级品,中低品宁可不要,不要上市,而且走高端人士,走商场会所,走高级宾馆,高级酒店这样供应。
吴根忠:我全部要,因为我现在很多我们的茶艺馆很多的同行,都在我那儿订货,现在我们已经卖到广州、四川、重庆、上海、北京都来订货,非常好。
吴根忠的话给了陈文华极大的鼓舞,2009年春天,他在去年种白菊花的地里全部改种黄菊花,而且总结了在种植管理上的经验教训,到了秋天,陈文华六年来第一次真正品尝到了丰收的喜悦。
陈文华:今年的花比去年还好,特别是颜色特好,因此我们终于就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且像现在还没有卖,人家预定的就已经价格很高。
为了保证菊花的品质,今年上晓起的每亩菊花严格限制鲜花的采摘数量,采下的菊花能加工成100斤左右的干花,大部分价格在每斤1000元,只有外观特别漂亮的要卖到5000元一斤。
陈文华:体积大,花型好,能够成球状,再泡起来如果开水一冲,它会在杯里都翻滚,像滚绣球似的,非常好看,零售价可以达到5元钱一朵,供不应求,现在没多少,有的还要限量购买,上次我们有游客来,只限量20朵,多了不卖。
菊花受到市场欢迎,陈文华的心里特别高兴。以前秋天是婺源县的旅游淡季,但是今年上晓起村这十几亩美丽绽放的菊花已经成了一个新景点,吸引了不少的游客。
陈文华:10月底我们就开放,整整11月一个月,就一个半月的时间它是菊花盛开的时候,所以满城尽带黄金甲,说的就是黄菊花。
何菊兰:这段时间拍菊花的人好多呀,就是他那个菊花吸引,感觉到游客一出去一传,它里面那个上晓起,好多菊花很好看。
随着陈文华和上晓起的故事传播出去,很多人因为陈文华知道了上晓起,来到这里旅游,村民们的家庭旅馆一年也能挣到2万多块钱。过去觉得只有修了公路才能多赚钱,现在大家都开始认同陈文华的想法。尽管建筑材料还得用板车拉进来,但村民们都开始翻修房子准备发展农家乐。
陈文华今年75岁了,他已经把上晓起村的村民组织起来,成立了合作社,明年要将黄菊的种植面积扩大到30多亩,可以给合作社带来300多万元的效益,让村民都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保留原生态风貌带来的好处。
陈文华:我写一首《晓起菊花黄》最后四句,春桃随风谢、秋菊傲寒霜、几番风雨后,昂首迎朝阳,那也是我个人的人生写照,也是我们追求的方向,憧憬的未来,我想这个黄菊花会给我们带来了晓起的未来,应该带来希望。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66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