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兰乌鸡养殖,乌鸡养殖创业致富改变命运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暴利致富

东兰乌鸡养殖,乌鸡养殖创业致富改变命运

靠东兰乌鸡养殖创业致富改变命运
因为贫穷,他主动把家里唯一的读书机会让给弟弟。身上只剩三元钱,但他也要到深圳闯一闯。他说思路决定出路。他回到家乡山区创业,偏在当地人没做过的事情上寻找商机。他瞄准性状独一无二的当地特产东兰乌鸡,要从乌鸡身上抢占先机。他如何在贫困中找到出路,靠创业改变命运?

这个人就是陈勇,这天来养鸡场的都是他的朋友。由于陈勇养的东兰乌鸡在县里很难买到,这些朋友就专程跑到陈勇的养殖场里买鸡。
陈勇:买不到都跑到场里面来拿了。
记者:你们县里的市场上买不到吗?
陈勇:对,因为我们的鸡基本上养出来的都不够卖。我这些散客吧,算是散客吧。很想吃的时候,就几个人组团过来买了。
而今天,为了让来的人看看自己养的鸡野性到底有多大,陈勇提出谁能逮到鸡,就白送给谁。
陈勇:抓鸡去啊,你们谁抓得谁要。里面有鸡蛋有鸡。你们要找得到鸡蛋就拿鸡蛋。
此话一出,来的这些朋友就开始以各种方式逮鸡。
先是集体包围,再单独狂追,然后又集中包抄。
陈勇:晚餐就在那里了,你们想吃晚餐就说了。快点了快点了,哎呀!
很多人费了好大的劲儿却一无所获,而这边这位女士却幸运地得手了。
朋友覃武英:五斤啊。
陈勇:不可能。送给你了。这个准备下蛋了。
记者:所以它笨重一点。
陈勇:对,笨重一点,如果是不笨重的话,她抓不着了。它行动比较慢一点。
朋友覃武英:我是医生啊,所以我手比较敏感。
陈勇:这个鸡它行动太快了,它跑得很快。
而这两位还没抓到鸡的男士,很不甘心。他们采用各种办法,拼尽了全力。甚至还蹲在吃食的鸡旁边,进行偷袭。还是一无所获。
朋友常伟杰:还是女士抓鸡厉害一点。
记者:我看你们俩累得够呛。都喘了。
朋友韩健:累够呛。是鸡群中的战斗鸡啊这个。很难抓的。
朋友常伟杰:抓鸡抓不了,我们捡鸡蛋算了我们。一人一个鸡蛋回家。
朋友韩健:今天晚上我们就每人一个鸡蛋这样过喽。
抓到鸡的人自然很高兴。
朋友黄慧林:高兴,抓得了,今天高兴。
记者:你们都穿着高跟鞋还挺厉害。
朋友覃武英:我们经常到他这来买,来吃。这个肉很甜。

乌鸡养殖
乌鸡养殖

在东兰县,陈勇是养殖东兰乌鸡规模最大的人。三年多的时间,年销售额达到了600多万元,还带动了这个产业的发展。而采访时,陈勇却告诉记者,自己走上创业这条路,其实是无奈的选择,都是被逼出来的。
陈勇:只能创业,算是被逼一样的。可以这么说吧,是无奈的选择。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我想象我命运中最好的选择,我只能走这条路。
1993年,陈勇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东兰县的这所高中。入学时,他和几个同学一起照了这张照片,陈勇在照片背面写道:“别浪费了青春”。可是开学还不到一个月,陈勇便提出了退学。
陈勇的老家就在这层峦叠嶂的大山里。全家人的生计都靠父亲一个人从这地里一点一点刨出来。陈勇考入高中那年,母亲得了病,陈勇和当时正在读初中的弟弟两人要同时读书,可家里实在供不起了。思来想去,陈勇跟家里人说自己不想念书了。
陈勇:我说我不想念了,我想去外面打工。两个人一起念的话,家里面的负担就会更加重。没有办法了,只能给一个人念。因为我比较大一点,我必须得让给他。我也很想念书,但是我们的命运就是这个样子,委屈也没啥意思。我们就生长在这个地方,就是这么穷啊。
陈勇背着家人跟学校提出了退学,主动把这个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然后带着不舍和遗憾,结束了他的学生生活。离开学校的那天,陈勇写道:”别伤心,陈勇,你会有那么一天,是辉煌的自己。”
陈勇踏上了打工的路。他来到南宁,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工。1997年,陈勇供弟弟读完了中专,自己也娶妻生子。这时,陈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南下深圳学习挖掘机修理技术。
陈勇:当时我是这样想的,一面打工,一面学习技术知识,就是我们当地俗话,不是有一句话说:“有技不会穷,无技久久穷。”没有技术就会永远穷下去。因为你有技术可以把技术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金钱啊。技术可以弄得到钱啊。
陈勇怀揣着所有积蓄131元钱来到客车站买车票,可是到深圳的汽车票一张就要128元。买完车票,陈勇只剩下3元钱了。可他还是要去深圳。
陈勇: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张车票,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被逼上梁山一样,没有回头路了。
记者:到那万一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啊?
陈勇:没事。反正我是这样想的,给自己多一点压力,要不然我们就没有那个动力。因为我们从小就吃苦,我们不怕苦。大不了去拾荒吧。
陈勇打定主意,大不了去捡垃圾。在去深圳的路上,他用仅剩的三元钱买了6个面包。没钱买水,就喝自来水。就这样身无分文的陈勇到了深圳。他找到了一家修理店铺学习挖掘机修理。一年后,陈勇成了一名挖掘机修理师。而很快,陈勇就用挖掘机挖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2003年,陈勇的家乡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开始了革命老区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听到这个消息,陈勇立即回到家乡,通过借钱和贷款凑了20万元,买了一台小型二手挖掘机,而陈勇的这部挖掘机在当地是第一台。
陈勇:思路决定了我们的出路必须是这一方面。我们东兰县是贫穷地区,都是山地,没有挖掘机弄一块地弄不平它。如果有一台挖掘机,就有一片天地,你的前景就很广,活路就很多的。你有一片天地一样的。
靠着这台挖掘机,县里基础设施大会战里的很多工程都要找陈勇。后来,他干脆在东兰县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到2011年,陈勇已经积攒了300多万元。
而这时,陈勇却要做一件县里没人干过的事儿。2011年8月,陈勇在东兰县隘洞镇承包一个工程,施工时他发现对面有一片1000多亩的荒山。陈勇四处打听才知道这片山曾经被一个老板承包下来种了板栗。可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而撂荒,被政府收回了。听到这个消息,陈勇立即出资45万元重新承包下了这片山地。
陈勇:我们小时候是种过田种过地的,看到土地丢荒啊,还有板栗树啊,一丢荒我们就感到心里很可惜的那种。做项目这几年来,我们大会战也快结束了,项目也没多大事情来做来弄。我是想利用这个山头做个转型。所以我就想我把这个山头拿下来慢慢经营,要么就把它改造。
可陈勇包下了这片山后,仔细一盘点,不仅到处都是杂草,里面的九千多棵栗子树里已经有四千多棵树不挂果了。为了把这片山林盘活,陈勇想出个主意:林下养鸡。
陈勇:我这个林子这么大,我就想把这个鸡放到林下来养。增加这个林下的收入。养殖场又可以肥林,一举两得。
这些黑鸡都是东兰县的特有品种,叫东兰乌鸡。采访时,陈勇要现场逮一只东兰乌鸡,给记者看看这种鸡有多特别。
陈勇:这个鸡好难抓这个鸡。这个鸡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全黑。我们这个鸡冠是黑的。它的皮啊,肉全部是黑的。这个毛全是黑的。
毛黑、皮黑、外观黑,这都不算,陈勇现场杀了一只东兰乌鸡,让记者看看这鸡到底有多黑。
陈勇:你光看表面,你看不到里面,这个就是内脏,都是黑的。包括这些骨头,全是黑的。
广西壮族自治区畜牧研究所家禽研究方向高级畜牧师秦黎梅:东兰乌鸡原产于我们广西的东兰县,在全国来讲是独一无二的。一般的乌鸡就是除了皮肤跟骨头是黑色,肉是黑色以外,其他都没有黑色,黑色素就比较少。但是我们这个东兰乌鸡就不一样。我们从里到外都是黑的。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70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