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享健身家1500亿,在家中被劫持!何享健的一切,要从6毛钱说起 | 聚创盟创业社群
  1. 首页
  2. 创业故事

何享健身家1500亿,在家中被劫持!何享健的一切,要从6毛钱说起

身家1500亿,在家中被劫持!一切,要从6毛钱说起

何享健今年78岁了。他的一生,颇为跌宕起伏。从为6毛钱举步维艰的农民,到近十万人的老板,他在40年的时间里,驾驭着“美国集团”这艘战舰,在时代中乘风破浪,个人身价也随之飞涨。
2020年,他以216亿美元(约1500亿人民币)的财富,在全球富豪榜排名第36位,中国子榜排名第6位。排名比他高一位的,是拥有217亿美元财富的李嘉诚。因为对商业制度的创新,何享健一生备受企业家们尊重。
2012年将美的交棒给“外人”方洪波后,他就此隐退。一贯低调的他,直到最近的“被绑架”事件才再次进入公众视野。风云激荡的一生里,他纵横商业世界,率领中国家电企业在全球市场厮杀。
​但却难以想象,真实的厮杀,居然发生在他的家里。

1996年5月23日下午6点,香港一处养鸡场,一支枪顶在李泽钜的脑袋上。
彼时,他的身份是长江实业集团董事会副主席,香港首富李嘉诚的长子。
那一年,他32岁,刚刚将长江基建拆分上市,获得超额认购25倍的功绩。为接班李嘉诚打下坚实基础。

李泽钜、李嘉诚
绑架他的人叫做张子强,是香港知名悍匪。不仅抢过金铺,还曾劫持过一辆装着1亿6000万港元的运钞车。
绑架李泽钜之后,他给李嘉诚打电话,张口要20个亿,必须是现金。
李嘉诚没有报警,几番谈判,最终以10亿3800万港元,买了长子的安全。
第二天,李泽钜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公司,只是身边悄悄多出几个保镖。而这件事,也在张子强被捕后,才被媒体揭露出来。

张子强
1997年9月,张子强绑架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勒索港币6亿;次月,他又策划绑架澳门赌王何鸿燊,未遂。
1998年8月,张子强被逮捕,4个月后,在广州被执行枪决。
此时,与广州相隔不远,一家叫做“美的”的家用电器生产厂,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在国内小有名气。创始人何享健,当年56岁,身价过亿。

何享健
何享健

何享健
何享健出身穷苦,小学毕业,历经千难万险,才得到命运馈赠的财富。
没有人想到,在香港首富之子被绑架事件24年后,又一起令人震惊的绑架案,发生在何享健家里。
据警方消息,6月14日傍晚5点何享健在自己家中被绑,次日凌晨5点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据悉,5名犯罪嫌疑人在经数月准备后,驾车强行闯入目标住宅,声称携带爆炸物,控制威胁住宅内人员,索要巨额钱财。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2020年6月14日这天傍晚5点,佛山警方接到报警,北滘(jiào)镇君兰国际高尔夫生活村一栋别墅,有人携带爆炸物闯入,并威胁居民人身安全。
君兰国际高尔夫生活村,是美的集团在2004年投资的房地产项目。整个社区围绕130万平方米的高尔夫球场建设而成,是远近有名的高档社区。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就住在这里,他酷爱打高尔夫球,常年保持在80杆的高水平。
何享健极其低调,几乎从未接受过记者采访,外界对他知之甚少。内部也是如此,一位在美的工作8年的外籍员工,离职时唯一的愿望是:想近距离看一眼老板。
只有每年财富榜单发布时,何享健这个名字才会频繁出现。与他相伴的是马云、马化腾、王健林、李嘉诚等大佬。
退休之后,他更是鲜少露面。上一次出现在媒体镜头前,还是2018年,他参加第5届顺德高尔夫球协会换届联谊赛,并就任会长。

何享健就住在君兰国际高尔夫生活村,这个拥有336户居民的开放式小区,并不是人们想象中安保重重的私密庄园,美的不少高管都住在这里。
何宅唯一特殊的地方是大——它拥有两个门牌号:A59和A60。
6月14日下午5点左右,这栋巨大的别墅,被警察团团围住,小区也随之封锁。居住在A61户的居民,被警方安排到附近酒店。
一直到当晚十点,警察仍未撤离,多辆写着“特警”、“警察”的车辆,停在何宅不远处。
有消息称,歹徒劫持了何享健夫妇、儿媳及孙子,儿子何剑锋从自家别墅旁边的河中游泳到对面才得以报警。
15日清晨,警方将5名犯罪嫌疑人抓获,随后的消息显示,“事主何某某安全”。
一场风波,将原本低调内敛的何享健重新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此时,他已经退休8年。
2012年,他将自己打造的美的集团,交给弟子方洪波,首开千亿民企交班职业经理人先河,被视为家族企业转型典范。
退居幕后,何享健被誉为“最潇洒的企业家”。他鲜少参与企业管理,也很少使用手机,甚至在打球间隙鼓励高管放权和休息:
“知道你们有多傻吗?加班加点,搞得鸡飞狗跳还没钱赚,你们是为啥?”
如果不是这场意外,人们应该很少知道,这个千亿富豪有着怎样的创业路。而他的一生,又是如何跌宕起伏。

1942年,何享健出生在广东省佛山市北滘镇。正值战火纷飞、天下大旱、蝗灾肆虐。
北滘镇在当时只是一个贫穷的小渔村,何享健在其中艰难度日。创业之前,小学毕业的他种过地,当过学徒。到了26岁,因为在生产队表现出色,被提拔为街道干部。
丰收时,小镇上热火朝天,而何享健却对此不感兴趣。他在为乡亲们怎样找到一份一天6毛钱的工作发愁。
靠天不行,能靠的只有自己。

痛定思痛,他找来23位乡亲,集资5000元创办了一个手工作坊——北滘街办塑料生产组。
用竹木和沥青搭起一间20平方米的厂房,他带领乡亲们在其中用几乎原始的方式,生产塑料瓶盖、玻璃瓶盖、皮球等小物件。
因为长期缺电,他们只能用煤油灯给塑料加热,面积促狭的厂房因此常年乌烟瘴气,呛得人睁不开眼。
为了给模具降温,他带着大家提着水桶,轮番给机器浇水。
物品生产出来,销售又是大问题。二话不说,他揣着干粮就出发,在广东一带没日没夜地跑生意。
害怕路费被偷,他把钱藏在鞋底,晚上就睡在火车站或者澡堂子,饿了吃几块饼充饥。
几多心酸,几多眼泪。

即便条件如此艰苦,当时他们还是冒着坐牢的风险,挣到这一天6毛钱。
特殊的时代里,何享健这种归属于集体经济但又游离于计划体制之外的行为,随时都有可能让工厂被迫关门。
当时有人编顺口溜,讽刺距离北滘镇并不远的弼教村搞资本主义:
“村前百花香,村中机器响,为了钱钱钱,忘记大方向,如果不改变,弼教定遭殃。”
十余年风风雨雨,何享健一直生活在死亡边缘,但所幸一切都熬出了头,也熬到了改革开放的春天。
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何享健和他的企业获得快速发展。
1980年,他敏锐地洞察到港澳同胞回乡探亲携带家电的风气,将从前的小作坊更名为“顺德县北滘公社电器厂”,开始制造电风扇。
当年,美的电风扇拿下300万元的销售额,第二年直接翻倍。

同时,他也率先吸收学习国外先进企业经验,引进相关技术设备,并在自主研发上下功夫。
在如今的美的博物馆内有一座雕像,是一位工程师骑着自行车来顺德。这座雕像,记录了美的自主研发的那段心酸经历。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研发人员匮乏,何享健便前往广州,邀请工程师周末来顺德参与产品研发,后来这批人被称为“星期六工程师”。
也是这批工程师,让美的自主研发产品获得不错品质。以至于在雕像的旁边,何享健写下这样话:
企业宁愿少赚一百万的利润,也不能流失一个人才。
1984年,何享健在原有的风扇厂基础上,成立美的家用电器公司,全面进军家电领域。
1985年,何享健将战略核心,转移到更大的空调领域,并在4年后,率领美的实现销售额1亿元的成绩。
从6毛钱的奢望,演变成一家销售额破亿的企业。光鲜的外表下全是他浴血奋战的激情岁月。

何享健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在美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这句话代表了美的发展到今天的核心战略。
1986年,在当地政府反对的情况下,何享健冲破计划经济行业管理体制,开始自营出口,同时开拓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国外市场一方面提高了美的的销售额,另一方面与国际先进企业较量,也提高了美的产品质量。这招险棋,何享健下得相当漂亮。
到了1993年,他又率领美的成为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组而成的上市公司,成功募得12亿资金。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上市后,所有媒体都盯上了这个深藏于佛山小镇的企业,有人将美的上市形容为:“一辆三轮车,驶上了高速公路。”

一语成谶,驶上高速公路,何享健并没有迎来大发展,反而陷入销售困境。
1996年,美的空调销售额从第三下滑到第七,随着而来的是整个集团业绩从25亿倒退回20亿。最艰难的时候,公司差点被并购。
面对内忧外患,时年54岁的何享健,开始下定决心改革管理体制。
最先被针对的是当初的创业元老,一次座谈会上,他让员工搬来一台电脑,对所有人说:“谁能使用这台电脑,我立即提他一级。”
一句话,无法适应新环境的创业元老逐渐被劝退。
杯酒释兵权之后,他开始启用新人,同时通过高薪招聘,招来150名大学生。
下放权力,他引导企业走向股东、董事会、经营团队“三权分立”的先进经营模式,号召集团“二次创业”。
大刀阔斧的改革,效果立竿见影。
1998年,在美的创业30周年表彰大会上,历尽艰难,吃遍疾苦的何享健,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两次落泪:
30年前虽谈不上深谋远虑,但我自己有个目标,一生就办一个企业,这个企业要有理想、有竞争力,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能让人民安居乐业,能为社会做点贡献。

从2000年到2020年,20年的时间,何享健率领美的进入发展快车道。与此同时,他也在企业经营制度上进行创新。
2009年,何享健提拔当时年仅42岁的方洪波,出任美的电器董事局主席。
方洪波曾是美的一名内刊编辑,何享健看中他的经营能力,便在1996年,将方洪波任命为市场部部长,全面负责广告、营销和销售工作。上任之后,方洪波所管理的销售工作取得突破进展,职位也不断被提升。
到了2012年,何享健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将集团管理全权交给方洪波。
自此,美的成为中国第一家没有“父传子”的千亿级民营企业。

何享健儿子何剑锋(右)、何享健(中间)、接班人方洪波(左)
何享健从来没想过走家族企业这条路,他说:“一个公司如果要公开、公正、透明、规范,家族管理难以做到。”
方洪波上任之后,继承了何享健“唯一的不变就是变”的理念,大刀阔斧改革,进行产品线调整和大规模裁员。将美的打造成为一家销售额突破2000亿的世界500强企业。
何享健曾骄傲地说:“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发现了方洪波。”
而方洪波也将何享健视为发掘自己的恩人。就任董事长之后,他曾在董事会上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何享健这种气魄和胸襟,得到各方好评。
佛山北滘镇,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不足百平方公里的小镇上,聚集了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美的、碧桂园。同时,从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创业浪潮,也让这里拥有了响亮的口号:
全国看广东,广东看顺德,顺德看北滘。
巅峰时期,佛山顺德区占据全国五分之一的家电产量,第一批全国十大乡镇企业中,顺德有5家上榜。
而在2020年评选的全国千强镇中,北滘排名第六。2019年,北滘镇GDP高达645亿元。

北滘镇碧江碧江金楼
北滘镇始建于公元1452年,几百年的历史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始终信奉一句箴言:“视履考祥,退让明礼。”
“视履考祥”出自《易经》,意为处于人生艰难跋涉之途的君子,应该经常检视自己所走过的道路,并考察前途可能出现的新情况。
而“退让明礼”更是何享健过往人生中,低调谦逊、举贤任能的写照。几十年的创业历程中,他谢绝接受媒体采访,更不热衷于著书立传。并在企业发展的关键时刻,及时放权给更合适的人。
前半生历经坎坷,他在一片苍茫中寻找时代机遇。时常回顾自己所走的路,及时反省错误,造就了如今的家电帝国。

2014年,退休2年后,他成立慈善基金会,捐赠4亿元。
3年后,他又公布60亿慈善捐款计划,希望将自己所占部分美的股份,拿出来用于社区建设。
即便是60亿的巨款,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几十年的时间,商业世界逐渐变化,他却从不参与热闹的资本世界,谈论“风口与猪”的故事,也不热衷于在灯光旖旎的舞台上,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
78年前,何享健出生时,父亲给他起名“健”,只希望他健康平安地活下去。
只是世事难料,命途多舛,谁也不会想到,他的一生竟如此风云莫测,荆棘遍布。
绑架案发生之后,何享健的生活仍将归于平静。在美的高尔夫生活社区,重归球场。
他和他的创业故事,也将安静地沉淀在这个喧嚣世界的角落里,深藏功与名。

原创文章,作者:聚创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cmeng.com/579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兼职小项目可联系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34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